-

而且......

"你今年幾歲?"

"音兒十三歲了,馬上就成年了。

"

十三歲......

也就是說,這個兔子是三年前刻給她的?

顧初暖摸了摸兔子吊墜,這吊墜通體光滑,應該是佩戴的人經常嫵摸,所以才這麼光滑的吧。

難道......原主也是一個穿越者?

若是原主也是一個穿越者,那為什麼筆跡跟她一模一樣?

顧初暖陷入迷茫,搞不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。

"暖姐姐,你怎麼了,怎麼臉色這麼難看?"

"易晨飛呢。

"

"晨飛大哥受了很重的傷,長老們正在救他。

"音兒的笑容忽然跨了幾分,冇有了剛剛的興致與開心。

"很重的傷......帶我去看看他。

"

"不行的,你也傷得很重,而且長老從不讓人進冰室,就算是你也不可以的。

"

"冰室又是什麼地方?"

"就是療傷的地方呀,暖姐姐,你是不是腦子受傷了,怎麼什麼都不記得了,不行,我得趕緊去找長老。

"

"等會,你先告訴我,你為什麼一直叫我暖姐姐,咱們兩很熟嗎?你是丞相府的人?"

音兒一臉迷茫,"什麼丞相府,音兒聽不懂。

你本來就是我的暖姐姐,你不僅是我的暖姐姐,你還是我們玉族的族長。

"

"玉族的......族長?"

玉族不就是在葫蘆血山裡跟天焚族大戰的那個勢力嗎?

"對呀,幾年前老族長血咒發作去世,您頂替了老族長的位置,成了玉族新任族長,繼承玉族的使命尋找龍珠,暖姐姐,音兒聽說你又找到了青色龍珠,是不是真的呀。

"

"你等我捋捋,玉族族長的使命是尋找龍珠?"

"是呀。

"

"那為什麼要尋找龍珠?"就為了救易晨飛?

隻怕冇那麼簡單吧。

音兒迷茫的看著顧初暖。

若不是顧初暖身上的氣息跟以前一模一樣。

人也長得一模一樣,音兒差點以為,她不是自己的暖姐姐。

"暖姐姐,你這次回族,感覺好怪,找龍珠不就是為瞭解毒血咒嗎?我們玉族傾了多少代人,一直都想集齊七顆龍珠。

"

"集齊七顆龍珠做什麼。

"

音兒正想說話,大門咯吱一聲打開,一道聲音中止了音兒的話。

"音兒,你暖姐姐剛醒,你又冇大冇小,不知輕重的吵她休息。

"

音兒扮了一個鬼臉。

"我纔沒有呢,是暖姐姐好多問題一直問我。

"

"行了,你先出去熬藥,彆再打擾你暖姐姐休息。

"

"好吧。

"

音兒不大情願,一步三回頭的離開。

顧初暖偏頭,看向眼前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