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眼前的人是一個五旬左右的老者,他還不到花甲,雖然精神尚佳,卻是滿頭白髮。

老者看到了她,臉上透著慈祥的笑容,"阿暖,身上還疼嗎?"

"我冇事,謝謝你們救了我。

"

"冇事就好,音兒那丫頭就愛嚼舌根,你彆聽她瞎說,來,先吃點飯,你都昏迷幾天幾夜了。

"

老者拿起一碗熱騰騰的藥膳粥,輕輕吹了吹,親自餵給顧初暖。

藥膳粥很香,顧初暖隻一聞便聞得出來,這藥膳粥是用名貴的中草藥,以及稀世補品慢熬幾個時辰,才熬出來的。

"我知道你擔心易晨飛,長老們已經在全力施救了,能不能活下來,就看今天晚上了。

"

不知道是不是想到易晨飛的傷勢,老者那雙渾濁的眼裡有化不開的傷痛。

幾天冇有吃藥,顧初暖的肚子在唱空城計,她一邊吃,一邊問道,"你們會不會認錯人了?"

"百草爺爺雖然老了,但是眼睛可冇瞎,不要懷疑,你就是我們玉族的族長,也是我們從小看到大的阿暖。

前陣子你出了點意外,傷了腦子,百草爺爺知道你很多事情都記不起來了,沒關係,慢慢想就好,要是想不出來也沒關係,隻要你活得開心就好。

"

顧初暖擰眉,"按著我腦子裡的記憶,我從小到大一直都在丞相府長大。

"

"傻丫頭,丞相府不過是你暫時棲息的一個小地方,你還真把那裡當成自己的家了。

"

"所以,我的真實身份是玉族族長,丞相府不受寵的三小姐,隻是我的一個馬甲?既如此,那我曾經在丞相府受了那麼多委屈,你們緣何不接我回來,還眼睜睜看著他們害死我。

"

百草長老身子忽然僵硬,他的眼裡滿是痛苦,連同身上都散發著淡淡的悲慟氣息。

好半天,他才幽幽歎了口氣,"阿暖,很多事情一言難儘,等你傷勢好了,我再慢慢跟你說。

"

"一言難儘,那就言簡意賅的講。

如果不想說,就馬上帶我去見易晨飛,我一刻也等不及。

"

"你這孩子,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固執又急性子。

"

百草長老還想說些什麼,外麵忽然響起清脆的呼叫聲,"百草長老,大長老喊您過去一趟。

"

"大長老是有什麼吩咐嗎?"

"我也不大清楚,不過大長老很急,讓您馬上過去。

"

百草長老有些為難道,"要不,你先休息一下,我過去看看大長老長我有什麼事,我很快就回來。

"

"嗯。

"

顧初暖輕輕應了一聲,看著百草長老離開屋子。

她起身,推門而出,卻見這裡是一處世外桃源,滿山鮮花野地開放,草木青脆欲滴,屋舍錯落有致,一座連著一座,微風吹過,不僅帶著春天的氣息,也帶著淡淡的香花味,之神心曠神怡。

村子裡,兒童們在嘻戲玩鬨,男人們耕田勞作,婦女們或在溪邊浣紗,或三五成群的圍在一起說些什麼,時不時發出愉悅的笑容。

穀裡的畫麵太美,一切顯得那麼寧靜與溫馨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這裡的人普通都顯老,正當青壯的男子,基本不到四十歲,已經個個白髮蒼蒼,滿臉疲態了。

女人們的氣色也又白又難看,彷彿長期營養不良,又或者飽受病魔折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