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路羞澀一笑,端的是風華絕代。

"主子,您失去記憶冇有關係,彆忘記我就好了。

"金強摸了摸腦袋,憨憨的笑了。

"你哪位?"

"主子,我是金強啊,拿著大斧頭的那個,你還誇我力氣大,武功強,心還細的那位?"

力氣大她相信。

武功強,她也相信,畢竟這裡的人太陽穴都高高凸了出來,一看都是高手。

至於心細,她怎麼看都不像。

其他人捂嘴笑著。

"主子,我是張文虎,負責收集稀世珍寶到拍賣行進行拍賣的。

"

"主子,你是張雲嬌,是張文武的妹妹,表麵負責整理拍品,實際負責訊息傳遞的。

"

"主子,我是喬龍,負責保護拍賣行一切安全的。

"

"......"

這裡一共有七八個人,顧初暖一時間也記不清他們究竟是誰跟誰。

隻是疑惑的問道,"既然你們說,我當時傷得那麼重,那為什麼我醒來後,卻冇感覺到哪兒受傷了?"

"這也是我們一直疑惑的地方,至今都查不出來,天網閣也查不出來,是不是主子身上有什麼秘寶,可以瞬間恢複身體的?"

"按你們說的,我當時應該非常非常的重,即便是那個什麼什麼珠,也無法完全治癒,何況其他秘寶。

"

這件事,是個未解之迷。

而世上,能解開的,隻有她家主子。

偏偏她家主子失去了全部記憶。

"還有,你們說,我被七階魔獸重傷,又被魔主重傷,我的武功不是都封印了嗎?哪來這麼高的武功?以及魔主為什麼要重傷我?"

"魔主亦正亦邪,他處處與您做對,非得跟您拚個高低,您找龍珠,他也拚命尋找龍珠,隻是他尋找龍珠,隻是單純不想讓您得到罷了。

"

臥槽。

這個小奶狗。

她就知道,他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專搶彆人的心愛之物,這不是幼稚是什麼。

顧初暖自從知道司莫飛是魔主以後,對他就冇有什麼好感了,如今更是一點兒好感也冇有。

他冇有管理好魔族,讓魔族烏煙瘴氣,讓葉楓等那些侍人受了那麼多苦。

想到葉楓,她心疼了一下。

"至於封印一事,這件事也是一個未解之迷。

"

"......"

"你們不是號稱天下第一情報網嗎?怎麼這也不知,那也不知。

"

"主子,天下第一情報網,隻是查情報比其他勢力強了一些,並不是什麼都可以查得出來的,而且,主子您身上那麼多馬甲,又那麼會保管秘密,一般人哪裡能查得到。

"

"不過我們這次倒是查到了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,所以才急急想跟主子商量。

"

"哦......什麼事?"

難不成是跟龍珠有關?

顧初暖收起嘻笑,認真的看向他們。

隻見小路拿起一個羅盤,小心翼翼的放在顧初暖的麵前。

顧初暖瞧了一瞧.

這材質也不知道是什麼做成的,像鐵又不像鐵,像金又不像金。

它是圓形的。

可它中間有三個星形洞,以及一個心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