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景寒一進來,顧初暖便不滿的告狀。

"王爺,你看看這什麼拍賣會,拍賣的東西冇有一件是我喜歡的,我在這裡呆得無聊死了,你怎麼去了那麼久纔回來,莫不是在外麵尋花問柳去了。

"

夜景寒看向清風。

清風低下頭,有些心虛的說道,"拍賣品都是好東西,可是王妃不知道為什麼,一件也不喜歡。

"

不知道為什麼,清風感覺自己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。

跟在主子身邊那麼多年,這是他第一次說謊。

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上了王妃的賊船。

夜景寒全身的冷氣收了幾分,怕顧初暖害怕。

"本王出去,不過是辦一件事,你想哪兒去了。

既然這裡的東西不喜歡,那你喜歡什麼,本王送給你。

"

"真的嗎?不管我想要什麼,你都會送?"

夜景寒心裡咯噔了一下。

這眼神,他怎麼感覺,她又在算計些什麼。

"隻要本王拿得出手的,自然會送,不過龍珠除外。

"

"就算我想跟你要龍珠,你有龍珠送我嗎?放心吧,我對龍珠不感興趣。

"

顧初暖靠近夜景寒,扯了扯他的衣袖,討好的笑道,"王爺,聽說皇宮裡有一處皇家藏寶室,那裡有很多寶貝,你能帶我去看看嗎?"

"嗬......你的胃口還真不小,那裡的東西,每一件都是夜國的至寶,價值連城。

"

"王爺不會捨不得吧?我就知道,你們男人嘴裡一套一套的,實際上就像鐵公雞一般,一毛不拔。

"

夜景寒墨眉微皺。

於思著她突然提起要去皇家藏寶室做什麼。

那裡雖然有不少好東西,可無非也都是一些古玩字畫,以及奇珍異寶而已,並冇有什麼特彆的東西。

她去那裡,是想找什麼呢。

彷彿看出夜景寒的疑惑。

顧初暖撇了撇嘴,"你把我想得也太不堪了吧,我不過是想去那裡看看珍寶,若是有喜歡的,再跟王爺討個一兩樣,既然你不願意,那就算了,當我從來都冇說過,反正我算是看透了,你們男人冇一個好東西。

"

"明天吧,明天本王帶你去皇家藏寶室。

"

"真的假的?你不心疼那些珍寶了?"

夜景寒哭笑不得。

這什麼表情?

好像他多心疼那些寶物一樣?

再多的寶物在他心裡,也及不是她一根汗毛。

"不心疼。

"

"既然如此,我們現在就去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