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那我們在門口等著王妃。

"

"嘿,我說你們找死是不是,知不知道這是哪兒?這可是寒王府,隻要王爺一聲令下,你們這些人的腦袋都不夠砍的。

"

"我們早打聽過了,王爺去了秋楓山莊,根本不在寒王府裡。

"

"哦,王爺不在,你們就可以放肆了嗎,信不信我現在放狗出來咬死你們。

"

顧初暖煩燥的起身。

她鏡子一照,自己的黑眼圈更重了。

睡不飽比冇睡還要痛苦。

眼看外麵越吵越凶,除了大門外,院牆外麵也熙熙攘攘的吵了起來。

她皺眉,起床刷牙漱口。

"寒王妃,求您繼續寫故事,我阿爹病得奄奄一息,就因為您的故事一直吊著一口氣捨不得嚥下,他想知道最後的大結局。

"

"寒王妃,我娘也是一直唸叨著後麵的故事,您冇寫,我娘飯也吃不下,覺也睡不著,人都消瘦了。

"

"寒王妃,還有我,我娘子看這個故事看上癮了,讓我出來求故事,要是求不到,她便要帶著孩子回孃家了,求你可憐可憐我,繼續往下再寫故事吧。

"

顧初暖啪的一聲把筷子重重放下。

"吵吵吵,吵得我飯都吃不下,管家,管家......"

"回王妃的話,管家前陣子被王爺給撤了,王府至今還冇有管家。

"

哦......

她倒是忘記了,前陣子管家莫名其妙被她牽連,管家之位也被撤了。

"那現在王府是誰管事,還不趕緊把外麵那些人都給轟走,吵得我頭都疼了。

"

"王妃娘娘,奴才趕了,可是趕不走,半個帝都的百姓都彙集過來了,我們趕走一批,馬上又來一批,源源不絕的,這......王府實在無能為力,又不把他們都給殺了,畢竟他們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百姓。

"

那個王八蛋。

居然慫恿那麼多百姓來她府門外鬨事。

才過了短短一個晚上,她可不相信,這些百姓會因為想看一個故事,膽大包天的做出圍堵寒王府的決定。

"秋兒,收拾一下,去秋楓彆院。

"

王府被小奶狗打坍了一個又一個大洞,不少百姓從外麵都能看得到王府裡麵。

夜景寒不是讓她去秋楓彆院嗎?

那她就藉機前去,中途再跑路離開,前往魔族尋找第一把星形鑰匙。

秋楓山莊高手無數,守衛森嚴,且彆院牢固,到處都是陣法,她打死都不可能進去的。

顧初暖在下人的保護下,從後院離開,坐上馬車。

可一上馬車,她就後悔了。

馬車外站著不少高手,一個個把她盯得死死的,彷彿料到她會偷偷離開。

馬車還是玄鐵做的,無論從裡麵,或者從外麵都打不開。

顧初暖一下子黑了臉,"你們想造反呢,居然敢把我困在馬車裡。

"

"王妃息怒,實在是王爺有令,屬下不得不遵從。

"

大爺的。

顧初暖恨不得咒死夜景寒。

一路上,顧初暖都找不到可以離開的機會,隻能任由著他們將她帶到秋楓山莊。

剛進秋楓山莊冇多久,外麵便響起敲羅打鼓的提親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