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熟悉魔主的人都知道,他發怒了。

有多少年,他們冇有看到魔主發過怒了。

而魔主一旦發怒,動則血流飄杵。

秋楓山莊的人還是將魔主等人團團圍住,縱然他再強,也不退一分一毫。

花老爺子怒道,"把我孫女放下,否則,就算拚了這條老命,我也不會讓你離開。

"

"嗬......不自量力。

"

魔主手指一勾,便想動手滅了他。

顧初暖陡然握住他的手,虛弱道,"不......不許傷......傷他。

"

因為他的一句話,魔主對花老爺子的殺氣減了不少。

"我最後說一句,你們讓不讓。

"

他橫掃眾人,最後將視線定在夜景寒身上,隨時準備大殺四方。

夜景寒強忍不適站了起來,與魔主對峙。

他們彼此都知道,顧初暖傷得太重,再延誤下去,丟的隻會是她的性命。

夜景寒隻說了一句,"顧初暖必須留下。

"

"嗬......憑你那些庸醫,能治得好她嗎?還是憑你?夜景寒,你現在自身都難保了吧。

"

夜景寒彈了一個響指,突然間密密麻麻的黑甲兵團將秋楓山莊圍得水泄不通。

為首的是十二個目光湛湛,身穿鎧甲,渾身散發著濃濃殺氣的大將。

魔主眼神微眯,"龍武軍團。

"

魔族眾人眼裡不由出現一絲微不可聞的懼意。

傳聞龍武軍團所向披靡,攻無不克,戰無不勝,殺人如麻。

他們是夜景寒手裡最精銳的一支軍隊,夜景寒之所以能夠百戰百勝,有這支軍隊的功勞。

龍武軍團是全天下人全部都懼怕的一支軍隊,用聞之喪膽來說,一點也不誇張。

因為他們除了團體作戰勇猛以外,化整為零後個個高手中的高手。

龍武軍團要嘛不出現,一旦出現,必定是一場硬仗。

而今,夜景寒為了一個女人,居然把龍武軍團都動用了起來。

魔主縱然武功高強,可他能以一敵十,以一敵百,甚至以一敵千,可他卻無法以一敵數萬。

任何一個高手也無法做到以一敵整個龍武軍團。

夜景寒道,"我夜景寒若是不願意,這世上無人能帶他離開。

"

"巧了,我司莫飛想帶走的人,這世上還冇人能夠阻得了。

"

"你儘可一試。

"

"正有此意,本座早就想會會傳聞中百戰百勝,無一落敗的龍武軍團了。

"

殺氣瀰漫整個秋楓山莊,有些膽子小一些的,忍不住雙腿直打顫。

秋楓山莊的鳥獸察覺到恐懼的殺意,一隻隻爭先恐後的飛走,連洞裡棲息的老鼠也焦躁不安,一隻隻跑出老鼠洞,到處亂竄。

顧初暖火燒般的難受。

她感覺頭重腳輕,身子彷彿不是她自己的了。

疼。

疼得她幾乎動不了,甚至想昏死過去。

可她不敢昏迷。

司莫飛與夜景寒兩人勢力龐大,一旦他們兩人火迸,絕對血流成河,生靈塗炭。

因為她而造成那麼多殺戮,不值得。

顧初暖咬破嘴唇,強行逼自己清醒過來,她掙紮著離開司莫飛的懷抱。

近乎哀求道,"因為我,已經很多人慘死在陣裡了,如果還有人因為我而犧牲流血,往後餘生我都會揹著罪孽生活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