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再來一次,那她還要不要活了?

"阿莫,你是魔族之主,這種低三下四的事情,怎麼能讓你做呢,交給女醫就好了,你那控製力道的技術活也彆練了,不值當。

"

"值的,能給小姐姐換藥,阿莫甘之如飴,女醫不是說,明天還得再換一次藥嗎,明天我來吧,小姐姐放心,我一定會很溫柔的。

"

這小奶狗,不整死她,他是勢不罷休嗎?

"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吧。

"

"好,小姐姐,我熬了一碗燕窩粥,你嚐嚐看,還溫著呢。

"

"你親自熬的?"

顧初暖有些不敢相信。

他不是魔族魔主嗎?怎麼跟夜景寒一樣會下廚?

"自然是本座親自熬的,熬了很久呢。

"那火太小了,他愣是用內力催熟出來,這纔沒讓小姐姐等太久。

顧初暖接過燕窩粥,從外表看,賣相倒是不錯。

隻是怎麼好像有一股燒焦的味道。

"你快嚐嚐。

"

顧初暖是嫌棄的。

可想到禁地,她咬了咬牙。

也許隻是稍微焦了,味道還是很好呢。

喝了一大口後,顧初暖差點噴了出來。

鹹。

鹹死了。

他是把鹽整罐都倒下去了吧?

顧初暖的臉皺成一團。

她感覺鹹得她傷口又疼了。

魔主緊張的看著她,"怎麼樣,好吃嗎?"

顧初暖想噴出來的,可看到他激動緊張的表情,她硬生生的吞了下去。

"好......好喝。

"

"真的好喝?我也覺得肯定好喝,血殺還說我的鹽放多了,那小子根本不懂什麼叫香甜可口。

"

顧初暖憋著一口氣不想回答。

香甜可口?

那香甜的嗎?

那明明是又鹹又焦的好不好?

"小姐姐,你把剩下的都喝了。

"

"有點熱,我等它涼一點再喝。

"

"也行,那我以後天天熬給你喝。

"

"噗......"

顧初暖差點吐了出來。

天天熬給她喝?

她還想多活幾年呢。

"怎麼了,你是怕我太辛苦嗎?放心,熬燕窩粥給你喝,我一點也不辛苦。

"

顧初暖不想跟他扯那個話題,她趕緊轉移。

"你剛剛說,我是你的女人?"

"是呀。

"

"如果我是你的女人,那我在魔族任何地方是不是都可以走走散散步。

"

"是呀。

"

"聽說雲旗山以前是魔族的總部,那這裡一定有很多曆史古蹟吧,我喜歡曆史,你能帶我去看看那些古蹟嗎?"

"古蹟?"

魔主喃喃自語。

雲旗山雖然以前是魔族的總部,但一場大戰後,這裡什麼都冇有了。

哪有什麼古蹟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