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廢話。

跟另外五幅畫放在一起,她的畫就是來搞笑的。

眾人還未吐槽完,卻見成群五彩斑斕的蝴蝶翩翩而來,駐立在牡丹花蕊上,似在采著牡丹花粉,遲遲不願離開。

蝴蝶越聚越多,到最後一整朵牡丹花都停滿了五顏六色的蝴蝶,還有不少蝴蝶圍著畫卷翩翩起舞。

眾人驚呆。

那朵牡丹花不是畫出來的嗎?

為什麼會吸引那麼多蝴蝶過來?

若非親眼看到,他們甚至都要以為,那朵牡丹花是真實存在的。

這......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......

夜皇的稚嫩的笑容僵住,怎麼也冇有想到居然還有這個轉變。

棋聖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,他驚呼,"好一個蝶戀花,小娃娃,你是怎麼辦到的?我從未聽說有人在紙上作畫,便能吸引蝴蝶的。

"

"這個嘛......因為我畫工好呀。

"顧初暖眨了眨狡黠的小眼睛,笑得高深莫測。

上官楚,易晨飛,以及葉楓紛紛看向硯台,似乎明白了些什麼。

徐夫子揉了揉眼睛,又揉了揉眼睛,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。

顧......顧初暖的畫居然能引來上蝴蝶......

天啊,她到底是草包還是天才?

顧初暖笑道,"皇上,不知道我這幅蝴戀花,能否擠身第一。

"

夜皇噎住。

彆說一幅畫,哪怕是真的牡丹花擺在麵前,也不可能引來那麼多蝴蝶。

若這還不能得第一,確實有些說不過去。

可......

真要給了第一,那豈不是給戰神長臉了?

夜皇看向各國使者,問道,"各位以為這場作畫,誰能得第一呢?"

"這......葉楓的百鳥朝鳳圖,落筆細膩,渾然天成,每隻鳥兒栩栩如生,即便在畫中,亦像在展翅高飛,而且他的畫大氣磅礴,絕非尋常人能夠做到的。

"

"反觀顧三小姐的畫僅僅隻是一朵牡丹花,太過簡單,畫工也普普通通,不過就這麼普通的一幅畫,卻能吸引萬千蝴蝶,又非旁人能夠做到,依我看,此二人在伯仲之間,實在難以抉擇。

"楚國使者一一說道。

雖然他很希望棋聖能夠勝出,可......

鬥文大會曆來公正,若是一味坦護棋聖,隻怕會成為全天下的笑柄。

"易公子,你才華橫溢,飽讀詩書,你覺得誰略勝一籌呢?"

易晨飛儒雅道,"各有所長,伯仲之間。

"

夜皇有些失望,隻能再看向上官楚,希望上官楚選擇葉楓,"夫子以為呢?"

上官楚微微斂眉,語氣平平淡淡,"我的看法跟易公子一樣。

"

百官們議論紛紛,有人說顧初暖好,有人說葉楓好,一時間吵得不可開交。

最後隻能投票,偏偏投出來的票是一致的。

夜皇無奈,隻能宣佈,"這一局,顧三小姐與葉楓共同勝出,同得第一名。

"

澤王望著那幅牡丹圖,絞儘腦汁的想著,不經意間看到顧初暖的硯台,再聯想到她把蜂蜜倒進硯台裡,一瞬間,他的腦中閃過了什麼。

澤王大喊,"等一下,顧初暖根本不是畫技了得,她隻是把蜂蜜和在墨水裡,蝴蝶被蜂蜜所吸引,這才成群結隊的跑過來。

"

他的話,讓眾人都開竅了。

原來如此,他們就說,區區一朵盛開的牡丹圖,怎麼可能招來那麼多蝴蝶,合著她是作弊呢。

"既然如此,那這局顧三小姐就得不了第一了。

"夜皇趕緊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