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納蘭穀主陷入兩難的境地,他進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就在此時,下人又一次喊道,"天下第一樓到......"

天下第一樓?

據說天下第一樓的樓主從未在人前出現過,她是男是女,至今無人知曉,她的身份更是一個迷。

眾人紛紛好奇的望過去。

卻見天下第一樓的人全部都戴著麵具,看不出具體容貌,為首的是一個妙齡女子,身段婀娜,凹凸有致,胸前高聳,那雙眼睛彷彿會說話般,始一出來,便朝著眾人猛眨媚眼。

眾人錯愕。

天下第一樓的人不是應該很高冷嗎?

怎麼會如此窈窕多姿?性感嫵媚?

遠處的顧初暖皺眉。

天下第一樓是她的勢力之一。

可眼前的女子是誰,她竟毫不知情。

這算什麼樓主?

納蘭穀主立即相迎,一番笑著寒暄後,不由問道,"不知尊駕是......"

全場不少人紛紛無語。

合著納蘭穀主也不知道來的是天下第一樓的哪位人物呢。

他們還以為丹回穀跟天下第一樓關係匪淺。

既然他們跟天下第一樓不熟,為什麼天下第一樓跟冰族破天荒的都會過來參加?

還有右邊首位上的玉族。

玉族又是什麼族?

為什麼他們冇人聽過?

最重要的是,能夠與天焚族並駕齊驅,甚至安排在夜景寒,司莫飛,以及冰族,天下第一樓等人前麵的,隻怕不是小勢力吧。

"我姓席,單名一個沁字,隻是天下第一樓一個小小的壇主罷了。

"

"丹回穀能邀請到天下第一樓,是丹回穀的榮幸,還請席壇主上座。

"

席沁掃了一眼位置,左邊第三位寫的是天下第一樓,如今卻坐著冰樓的白錦與花綺羅。

席沁微微挑眉,望向納蘭穀主。

納蘭穀主心裡一個咯噔。

糟糕。

剛剛一直忙著魔主的事情,忘記把天下第一樓那幾個字卸下了。

眼下讓天下第一樓的人坐在哪裡?

第二位,又或者第四位?

坐第四位怕是會得罪人。

坐第二位,魔主又該如何安排?

他生怕席沁也跟魔主一樣難纏。

隻能說道,"還請席壇主坐在右邊第三位。

"

右邊第三位本是魔主的位置,可是魔主不屑。

左邊第三改成右邊第三,應該不會得罪人。

不等席沁說話,魔主已然先說道,"把本座的位置給了她,那本座坐在哪兒?"

"這......"納蘭穀主惆悵了。

魔主冷笑道,"納蘭穀主,本座千裡迢迢應你們的邀請,跑來參加丹藥共賞大會,就是讓你們這麼羞辱的?"

提到這個,丹回穀的人不免一肚子都是火。

是,他們丹回穀是邀請了他。

可是他冇有堂堂正正的來,而是混水摸魚摸進來的。

丹回穀的肉全部都消失了,搞不好就是魔主乾的。

而且......

而且他們丹回穀的轎子全部都讓魔主給毀了,連穀裡都被他攪得昏天暗地的。

依他們看,魔主不是來參加丹藥共賞大會的,而是來搗亂的吧。

彆說丹回穀的眾人,就連在場很多中小勢力都覺得魔主冇事找茬。

人家冰族都把第二位讓出來了,他還不依不饒,存心就是跟丹回穀過不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