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丹回穀的下人急急來報,"穀主,修羅門派人通知,說他們臨時有事,不來參加丹藥共賞大會了。

"

納蘭穀主有些失落。

能夠邀請到這麼多隱世門派,是他們丹回穀的榮幸。

如果修羅門也來,那真的是齊聚一堂了。

"修羅門素來言出必行,這次冇來參加,許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,你去轉告修羅門的使者,如果有什麼需要,隻要力所能及,丹回穀願全力相助。

"

"是。

"

眾人不由紛紛猜測。

修羅門與天焚族素來水火不相融,是不是因為天焚族的人來了,所以修羅門才避而不見?

中小勢力的人紛紛議論。

"修羅門的勢力可大著呢,他們也冇有必要怕天焚族吧。

"

"話也不能這麼說,修羅門的門主失蹤已久,至今生死不知,麵對天焚族他們自然底氣不足了,何況這次來的又是天焚族的副族長與少族主,聽說這兩人實力都已經入了巔峰六階。

"

"什麼?司空副族長的實力也達到了六階?"

"那可不是,要不然你以為他怎麼能當天焚族的副族長。

"

"那天焚族的族長呢,他的實力又達到了多少?"

"這誰知道,那麼多年來也冇有見天焚族的族長動過手,隻是聽說天焚族的水深得很,那裡有很多太上長老,武功一個比一個高呢。

"

"天焚族縱然再厲害,修羅門也不是吃素的,你也不想想修羅門主那些手下,一個個也都厲害著呢。

"

"行了行了,他們厲不厲害,與咱們有什麼關係,咱們還是好好看看煉丹大會上,能不能出幾枚上品丹藥,好提升實力吧。

"

"也是,咱們來這裡的主要目地不就是想多拍一些上等丹藥回去嗎,這次能夠見到這麼多隱世門派的掌權人,就算冇拍到丹藥,也無撼了。

"

天焚族的眾人連連冷笑,對於修羅門不敢前來參加甚是不屑。

唯有溫少宜眼神深邃,手上無意識的轉動著玉板指,似在想些什麼。

修羅門與天焚族鬥了那麼多年,他們的秉性他再瞭解不過了。

修羅門的人縱然知道麵對天焚族是死路一條,他們還是會前撲後繼,勇往直前,斷然不可能退縮的。

此次修羅門遲遲冇有來參加丹藥共賞大會,隻怕彆有目地。

視線一招,溫少宜與司空副族長掃向右邊首座的位置,那些寫著玉族。

兩人的眼神不由冷了許多。

修羅門的人確定不來了。

玉族也遲遲冇有出現,納蘭穀主等人大抵知道玉族的人怕是不會來了。

也是,玉族豈是一般門派能夠比擬的,他們消失多年,冇有受邀過來,也是正常。

現在隻待安排好魔主的位置,丹藥共賞大會便可以開始。

如何安排,納蘭穀主免不了又是一陣頭疼。

"穀主,時間已經到了。

"下人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"魔主,您看右邊首座第一位留給您,可以嗎?"

"自然不可以,本座說的還不夠清楚嗎,本座不屑跟夜景寒坐在一起。

"

納蘭穀主隻能厚著臉皮道,"寒王,您看或者您能不能......"

"不能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