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等納蘭穀主說完,夜景寒已然冷冷打斷,渾然不給納蘭穀主留下絲毫麵子。

納蘭淩若冷冷掃了一眼夜景寒,轉頭對著魔主道,"除了右邊第一位,便隻剩下左邊第二位了,魔主,您自便吧。

丹藥共賞大會的時間已經到了,全場這麼多人,也不能讓大家都等你一人。

"

魔主攤手,"所以,這就是你們丹回穀的待客之道了?本座還真把話撂在這裡了,今日你們丹回穀若不給本座安排一個好位置,丹藥共賞大會也不用再舉辦下去了。

"

噝…

眾人瞬間驚了。

依著魔主這意思,如果丹回穀不能給他安排一個好位置,他便要跟全天下各大勢力的人叫板了?

魔主未免也太囂張了吧。

就算魔族勢力再大,對上全天下的人,也討不了好處吧。

卻見魔主氣勢儘顯,睥睨天下,傲視群雄,說了一句霸氣測漏的話。

"若有人敢幫著丹回穀,便是與我魔族為敵,若你們全部都幫著丹回穀,本座便將你們一一都給滅了。

"

狂......

太狂了。

中小勢力的門派固然心有不悅,卻冇人敢當這個出頭鳥,隻能硬憋在心裡。

花綺羅撇了撇嘴,扯著白錦的袖子,不悅道,"白姐姐,你看他也太囂張了吧。

"

"不可胡說,彆忘記我們此次來丹回穀的目地。

"

何況如果顧初暖真是她們的聖女,那麼魔主便是聖女的朋友,自然也是她們的朋友。

魔主與天下為敵,他們冰族也不怕與天下為敵。

納蘭淩若拳頭緊攥,心中隱忍著巨大的怒火。

納蘭穀主知曉他的性子,低聲道,"淩若,這裡有義父,你安排好丹師們即可。

"

納蘭淩若朗聲道,"丹藥共賞大會正式開始。

"

這話說出來,等於一點麵子也不給魔主留了。

丹師們依次魚貫而出,顧初暖報名了煉丹大會,自然也在其中。

她混雜在丹師中走了出來。

即便她蒙著麵紗,也換了丹回穀丹師的衣裳,也被溫少宜,夜景寒,魔主,以及納蘭淩若等人發現。

正待發作的魔主看到顧初暖,注意力瞬間被轉移了。

"小姐姐......"

魔主一喜,大喊一聲,正想跑過去找顧初暖。

顧初暖已然被夜景寒先行一步,拉到他的座位上了。

"王妃,你可真是讓本王好找。

"

魔主怒道,"夜景寒,放開她,她是本座的女人。

"

納蘭淩若強行將怒氣壓到心裡。

他不跟這幫白癡計較,反正阿暖也不喜歡他們。

"哦......本王倒不知,王妃何時成了魔主的女人,不如你與我細細說來,若你真的看上了魔主,本王或許可以考慮跟你和離。

"

夜景寒在笑,可笑容裡全是稟告。

顧初暖在他身邊,也能感覺到殺氣蔓延他的全身。

隻要她敢說一句是,她相信,夜景寒絕對會將她大卸八塊的。

"小姐姐,你快告訴他,你答應嫁給本座了。

"

顧初暖瞪了他一眼,撇嘴道,"你可閉嘴吧,我什麼時候答應嫁給你了,你這不要臉的小奶狗。

"

噝......

全場全是倒抽口涼氣的聲音。

寒......寒王妃喊魔主什麼?

小奶狗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