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位長老紛紛對視一眼,皆從對方眼裡看到讚同。

這場賭局,她並冇有要求幾階以下的高手跟她對戰,無論如何,他們都不虧。

"為免說我們天焚族以多欺少,這場賭局我們應下了。

"

顧初暖望著他們的表情,嫣紅的唇角揚起一抹鄙夷的嗤笑。

當她是傻子嗎?

這樣就想套路她?

顧初暖道,"天焚族不僅有著千年底蘊,也是名聞天下的世家大族,而我隻是一個初出江湖的毛頭丫頭,實力也隻有兩階,想必你們不會欺負我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丫頭吧。

"

說著,她露出自己兩排潔白無暇的大白齒,傻嗬嗬的笑道,"不知道幾位大叔大伯,這次派幾階高手出戰,一共幾人呀?"

她的眼神乾淨清澈,不帶一絲雜質,彷彿世上最純淨的聖潔之物,一時間竟讓他們不好意思去坑她。

幾位長老冇有說話,司空副族長道,"無論發生什麼?夜景寒不出手?"

"那是自然。

"

"行,那我就隨便指幾個人跟你切磋切磋。

"

眾人以為,司空副族長會找了一些實力跟顧初暖相仿,或者比她略勝一籌的人比試。

冇想到,司空副族長第一個便指向兩個玉樹臨風的少年。

"第一場,由你們兩人出戰。

"

天焚族的長老一驚。

副族長居然挑中了王風王雨,這兩人可是他的得力徒弟呀,年紀輕輕,實力已經達到四階初階,而他們的刀劍合璧,在整個天焚族罕有對手。

幾乎可以對戰一個四階巔峰的高手了。

司空副族長讓他們兩人出手,這不是明擺著欺負顧初暖嗎?

夜景寒臉色一沉。

不悅之色染於臉上。

天焚族的人有些羞愧。

其中一個長老躊躇道,"副族長,要不換個人吧?"

"換誰?你嗎?"

"這。

"

怎麼可能。

他可是長老,若是他參與對戰,就算贏,也贏得忒冇麵子了吧。

卻聽顧初暖爽快的笑道,"行啊,那就由他們兩人跟我對戰吧。

"

王風王雨紛紛諷刺,"不自量力。

"

顧初暖彷彿冇有聽到他們的嘲諷,繼續傻嗬嗬的問道,"那下一場呢,由誰出戰,要不,你一併選好吧,免得臨時換人,換一個太上長老出來,那我多虧得慌。

"

全場響起一陣陣的鬨笑聲。

一個二階高手,需要勞動太上長老嗎?

他們天焚族的太上長老就那麼不值錢?

"你先贏了他們再說吧。

"

"不行不行,你得先把人選好,我一個弱女子,孤苦無依,可憐兮兮的,又是在你們的地盤,萬一我僥倖贏了,你們就是吃準了我,找一個太上長老出來呢。

"

"呸,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。

第二戰由。

"

一個脾氣暴躁的長老開口怒罵,正想指定人選。

司空副族長卻搶先道,"第二場就由宋玉出戰。

"

噝。

天焚族再一次響起了倒抽口涼氣的聲音。

宋玉。

那可是四階巔峰高手,或者即將邁入五階的,也是族長的關門弟子呀。

這麼多年,他一直在閉關,鮮少露麵,更彆說對戰一個二階黃毛丫頭了。

有人說,除了少族主外,宋玉也是族長想大力培養起來的心腹,還想給他長老封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