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下連棋聖都無語了。

如果她不懂下棋,那得教到什麼時候?

比試時間可隻有一小時呢。

眾人冥思苦索著下一步要下在哪兒。

常真常平冷汗淋漓,他們細細推敲了每一步,可無論走哪步,最後隻會讓自己跌入萬丈懸崖,這根本就是死棋,無法可破的。

澤王全身又痛又癢,疼得他坐立不安,他很想結束這盤棋,可他看了半天,同常真常平一般,根本不知道該落哪一子,因為著急,身上疼得更是難受,不少地方都被他抓得破皮了。

顧初暖揶揄,"澤王爺,既然那麼難受,乾脆認慫回去療傷得了,反正區區三百萬兩銀子,我相信對你來說,也不過小菜一碟。

"

澤王有想過這一局直接認輸,因為這麼深奧的玲瓏棋,顧初暖萬萬不可能破得了的。

可是聽她這麼一說,澤王強忍難受,咬牙堅持下去。

三百萬兩銀子呢,她當是三百兩,可以隨手灑出去?

剛輸了二百萬兩,隻怕家裡已經空蕩蕩,要是再輸,他都得出去借錢了。

第一個下子的是棋聖,棋聖那一子幾乎是等於白下的,因為棋盤並冇有因為那一子而有任何改變。

"到我了嗎。

"

顧初暖執著白棋,望著密密麻麻的的棋盤,似乎在猶豫著往哪兒下。

眾人一直盯著她的棋子,卻見她看看這個,又看看那個,最後閉上雙眼,隨便落下一子。

眾人在心裡吐槽千萬遍,等著她自掘墳墓。

可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,顧初暖那一子跟棋聖一樣,落下的都是無關緊要的棋子,形式並冇有任何改變。

她的運氣也太好了吧,這樣都能讓她蒙中?

棋聖懷疑她是不是故意又把難題拋給他。

就在這時,葉楓也落下了一子。

葉楓這一子可以說是置之死地而後生,他讓黑子眼前一亮,出現一道曙光。

眾人忍不住誇讚道,"葉才子好一招置之死地而後生啊,黑子有希望贏了。

"

"是呀,你看白子前後左右都被團團圍死,即便插翅也難飛。

"

"顧三小姐要輸了。

"

顧初暖秀眉一挑,眼裡閃過一道讚賞。

這一招棋走得甚好,不止讓他自己殺出重圍,還把她困得死死的,葉楓這個人怕是比她想像的還要不簡單。

顧初暖拿起白棋,隨手一拋,懶散的扔了出去。

噝......

眾人倒抽一口涼氣,不敢置信的望著那棋盤。

顧......顧初暖那一子明知前方危險重重,依然奮不顧身的衝殺出去,那是一種義無反顧,視死如歸的勇氣,也是這份勇氣,讓四麵楚歌的白棋尋到一絲機會。

白子破繭而出,與黑子再次對立。

這......

顧初暖連想都不想直接就落子。

她是隨便下的,還是擅長弈棋?

即便再擅長弈棋之術,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破了葉才子的棋吧?

顧初暖腮幫子鼓鼓的,後怕的看著眾人,"你們這麼看著我做什麼?難道我下錯了?我是輸了嗎?"

眾人一拍大腿。

他們在想些什麼呢。

顧三小姐是出了名的草包,她怎麼可能擅長弈棋之術。

葉楓挺直背脊,聚精會神的看著麵前的棋盤。

棋聖忍不住豎起拇指誇讚道,"好一招置之死地而後生,好一招勇往直前,你們這兩個小娃娃真是讓我刮目相看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