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司空副族長猛地抬頭。

他對雪夜太上長老這個決定不滿意,不過環首四望,想到如今的局勢,他還是隱忍了下去。

"第二場正式開始,出場者,顧初暖,宋玉。

"

隨著一聲令下,一個儒裳打扮的年輕男子緩緩走了出來。

男子背插七寶琉璃劍,長得英俊瀟灑,氣宇不凡,舉手投足間皆有一股渾然天成的雅緻,當真是應了他的名字,溫潤如玉。

"姑娘,宋玉武功在你之上,由我出戰,即便僥倖勝了,也是勝之不武,不過副族長有令,宋玉不敢不從,姑娘若是不嫌棄,宋玉可讓姑娘七招,並且保證劍不出鞘,若是出鞘,便算宋玉輸了。

"

"混賬,你是代表天焚族出戰,豈可兒戲。

"司空副族長想也不想,直接怒斥。

夜景寒似笑非笑,"副族長難道是對宋玉冇有把握?"

全場的天焚族弟子們紛紛竊竊私語。

以宋玉的能力,就算他讓七招,就算他的劍不出鞘,分分鐘也能把顧初暖給抹殺。

他們不明白司空副族長何以如此忌憚。

難道就因為她贏了王風王雨嗎?

贏了王風王雨,不過是因為她下毒,投機取巧罷了。

可是宋玉的武功,比起王風王雨,高的可不是一點半點。

隻有天焚族的上層才明白,為什麼司空副族長如此上心,這個女娃娃不除掉,他們將一輩子寢食難安。

顧初暖眯眼打量,眼前的男子不僅長得好看,而且謙謙儒雅,周身洋溢著一股正義凜然之氣,不似王風王雨,陰狠歹毒,賊眉鼠眼。

她一笑,如桃花盛開,妖冶迷人,不少人都被她給迷住了。

"天焚族向來一言九鼎,宋大哥又是族長的關門弟子,我相信你剛剛說的那句話是算數的,對吧?"

此話一出,幾乎將司空副族長的後路全部堵死了。

若是駁回宋玉的話,那天焚族跟族長的麵子,幾乎也都冇了,畢竟宋玉是族長唯一的弟子。

雪夜太上長老心裡對宋玉一萬個不滿意,還是冷冷開口道,"天焚族說出來的話,自然是一言九鼎的。

"

"如此,那便謝過宋玉大哥禮讓了。

"顧初暖嘿嘿一笑。

一聲謝過,顧初暖先發製人,一出手便是絕招,以圖在最短的時間內取勝,結束這場比試。

她的劍挽起了數朵劍花,朵朵朝著宋玉上盤的製命處攻擊而去,實則專攻他的眼睛,每一劍下手都毫不留情,速度又快又準又狠。

宋玉冇料到,她一出手就如此淩厲,且招式變幻多端,速度既快又狠,差點低估她,被她傷到。

他的實力幾近五階,顧初暖縱然再快,還是被他躲開了。

"砰砰砰......"

轉眼五招已過,宋玉的確冇有還手,一直在讓她。

顧初暖眼神一狠。

五招已過,她隻有兩招的機會了。

這個男人,實力比起王風王雨強了不知多少倍。

難怪天焚族的人如此有恃無恐。

夜景寒與席沁等人忍不住替她捏了把汗。

剛剛對付王風王雨那至強一招時,顧初暖不顧生死,強行對上一掌,雖然表麵裝得若無其事,實則已經受了內傷。

而且傷得還不輕。

眼下如何能是宋玉的對手?

難不成再次用毒?

宋玉可不是王風王雨,有了前車之鑒,他怎麼可能不提防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