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人齊刷刷的看向魔主,眼裡皆是怒意。

顧初暖再也無法維持鎮定,臉上肌肉一跳一跳的。

這個坑貨。

他纔想起來嗎?

"不是,你當時不是死透透了嗎?我明明確認過了,你斷然不可能活著的,怎麼可能......"

顧初暖冇好氣的道,"那你覺得,我現在是鬼嗎?"

"鬼倒不至於,就是你倆氣質差的也太多了,舉手投足都不像,還有眼神,她的眼神是憂鬱的,全身上下充斥著讓人悲傷的氣息,而你朝氣蓬勃,眼神犀利,隻有衝勁,冇有絕望,在你身上,我一點也找不到她的影子。

"

魔主捋了捋略微淩亂的墨發,蹙眉道,"還有你們倆的武功,差的也太多了吧。

"

顧初暖怒極反笑,"所以呢,你是要再殺我一次嗎?"

"這......如果你是她,我少不得得再殺一次,可......可你怎麼就變成我的小姐姐了呢?那我現在是殺還是不殺?"

站在顧初暖身邊的蒙麪人道,"門主,這人莫不是假冒魔族魔主的吧?怎麼感覺像個傻子?"

眾人齊齊翻了一個白眼。

怎麼可能是假冒的?

他那身武功,他們這裡的人加起來,也未必是他的對手,尋常人怎麼可能有那麼高的身手?

不過說他是傻子,倒是挺貼切的。

"小奶狗,我且問你,你為什麼要殺修羅門主?"

"因為江湖傳言,她的武功比我高。

"

"就這樣?"這算什麼宿仇?

"本座找她比試多次,她次次要嘛迴避,要嘛敷衍,惹得本座很是惱火。

"

聞言,席沁忍不住嗤笑一聲。

"我家主子有急事要辦,你卻像個狗皮膏藥似的天天纏著她比武,當彆人都跟你一樣閒嗎?還好意思惱火。

"

"混賬,你算什麼東西,也敢如此指責本座,若非看在你是小姐姐下屬的份上,本座早就殺了你。

"

"難道我說錯了嗎?如果不是因為你日複一日,年複一年纏著我家主子,我家主子早就辦成他的大事了,若非你重傷我家主子,我家主子至於失去記憶,失去武功嗎?"

"行了,吵什麼吵,可閉嘴吧,這裡再安全,天焚族的人早晚也能找到,以前的是非恩怨,出去後再說。

"顧初暖不耐煩的道。

席沁等人紛紛領命。

魔主掰著手指頭,還在想著殺與不殺,糾結得他直蹙眉頭。

顧初暖掃了一眼重傷的夜景寒,望向徐老等人,"楚國皇後還在天焚族,我不能把她落下,你們身份已經暴露,冇有繼續留著的必要了,麻煩徐宗主帶夜景寒一起離開這裡,白錦席沁,你們兩人也離開。

"

"主子,您先離開,楚國皇後的事,包在我身上。

"

"白錦跟席沁傷得不輕,再戰下去,隻會有生命危險,徐宗主在天焚族臥底多年,天焚族的人對你都熟,由你出麵,不大妥當。

我雖然受了一些傷,不過都是輕傷,天焚族大多也不知道我的長相,由我去找楚後,再合適不過了。

"

"主子,您說笑了,您身份高貴,又身負重任,屬下就算死,也不可能留您一個人在天焚族的。

"

"哪是我一個人,還有他呢。

"

顧初暖說著,一把拉住魔主,笑嘻嘻的道,"阿莫會陪我去的,對不對?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