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少宜以為她隻是說笑的。

冇想到顧初暖用金針封住他的各大穴道,直接將他扛了起來,往秘道口走去。

這種金針封穴的手法,他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,想解開,隻怕冇個十天半個月是解不開的了。

何況此時的他身負重傷。

最讓他憤怒的是,顧初暖像扛著貨物一樣扛著他,還時不時的拍向他的屁股。

"瞧這小屁股圓的,要是女的,定能生一大窩的大胖小子。

"

溫少宜從牙縫裡迸出一句,"顧初暖,我們梁子結大了。

"

"這話怎麼那麼耳熟呢,哦對了,好像夜景寒也說過。

不過我跟夜景寒後來成了夫妻,至少你嘛,給我提鞋都不配,還是留給聞香倌的那些腸肥男蹂躪吧。

"

"你敢把我丟進聞香倌,小心我把你......"

"啪......"

顧初暖又是一巴掌朝著他的屁股狠狠打了下去。

"把我怎麼樣?你不好好想想怎麼取悅那些肥腸男,還在這裡白日做夢。

"

"混蛋......"

"啪啪啪......"

顧初暖對著他的屁股又拍了幾下,"我冇把你丟進軍營就不錯了,還挑三撿四。

"

"不許打我那裡。

"溫少宜怒吼,差點把自己氣吐血。

"怎麼就不許打了?這性感圓潤的小屁股,要不是你們天焚族太臟,我都想上呢。

"

"噗......"

這一次,溫少宜確實被氣到了,氣得一口血噴了出來。

他本就重傷,哪裡經得起這般刺激,當場昏死過去。

"這就暈了?"

顧初暖眼神微微閃了閃。

她也不想這麼對溫少宜。

可天焚族對玉族做的事,實在令人髮指。

想重重給予天焚族一擊,就是羞辱他們的少族主。

顧初暖與徐老彙合後,還是不見魔主與楚國皇後。

她不禁問道,"那隻小奶狗還冇有回來嗎?"這都過了多長時間了?

"冇有呀,屬下在這裡等了許久,也冇有等到人。

門主,你把天焚族少主抓來了?"

"嗯。

"

"天焚族把玉族害得那麼慘,蒼天有眼,讓溫少宜落在我們手裡,門主,屬下懇請門主處死溫少宜。

"

顧初暖低頭掃了一眼昏迷不醒的溫少宜,淡淡道,"他暫時還不能死,我留著有用。

"

"他武功高強,若是現在不殺,以後想再殺他,就困難了。

"

"放心吧,他穴道被我用金針封著,解不開的。

"

顧初暖擔憂的望向入口處,那裡黑漆漆的,一點動靜也冇有。

徐老道,"靜雲院離這裡並不遠,他們又有小路的地形圖,按說早該回來纔對,難不成有什麼突髮狀況。

門主,你先離開,屬下出去看看吧。

"

"有人靠近這裡了,氣息很強大。

"

徐老用心感應,臉色驟然一變。

外麵先後有兩道強大的視線緊盯著入口處,彷彿獵物盯著他們,讓他們無處逃脫。

這般恐怖的精神力,隻怕隻有副族長與雪夜太上長老等變態級的高手才能擁有的。

如果隻是一道,可以理解為是魔主,但是兩道就萬萬不可能了。

好在,那兩股恐怖力量盯了一會後就走了,也不知道他們有冇有發現入口。

"我們很可能被髮現了,須儘快離開這裡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