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初暖直接將它丟在地,"你要是不駝我們過去,以後就彆纏著我,當流浪野蛇去吧。

"

"那你再給我二十頭烤豬,這裡實在太冷了,越往前越冷,我都快駝不動了。

"

"隻要你幫我找到第六顆龍珠,彆說二十頭,二百頭都冇問題,但若找不到第六顆龍珠,你一頭都彆想吃。

"

"這麼大方?"

小九兒表示不相信。

主人越來越會忽悠了。

不過想到龍珠的重要性,小九兒就算再怎麼心不甘情不願的,還是迅速變身。

從一根小筷子般大變,變成十米,二十米,五十米,一百多米......

那腦袋,也是從一顆到三顆,六顆,最後變成九顆碩大的腦袋。

"啊......鬼啊......"

帶路的兩個侍衛嚇得麵色慘白,連滾帶爬的逃下山去。

小九兒一個蛇擺尾,直接將她們卷在身上。

"什麼鬼,我可是蛇中之王,天下蛇類無不任我驅使。

"

顧初暖一躍而上,爬上小九兒的背部,安慰道,"放心,這是我的獸寵,不會吃人,很安全。

小九兒,走。

"

兩個侍衛驚恐未定之下,小九兒龐大的身軀陡然加速,蜿蜒行走得雪山之顛。

"啊......啊......啊......"

兩個侍衛抱成一團,根本不敢睜開眼睛,心裡驚恐萬分。

顧初暖拽著她們,示意她們冷靜。

"雪山這麼大,如果你們不帶路,很容易迷路的。

"

"往往往往......往左,一直......一直一直走就到了。

"

"小九兒,把速度提到最快,我要在最快的時間內到達極北之地。

"

"噝噝......"

小九兒不滿的抗議。

那兩個矮東瓜,把它的背尿濕了。

"濕了洗洗不就好了,嘮叨什麼。

"

"噝......"

巨蛇一個俯衝,瞬間不知道又前行了多少米。

顧初暖將遠處的地勢山脈一一記在腦子裡。

心裡則是想著溫少宜的處境。

按說溫少宜是天焚族的人,天焚族用那麼殘忍的手段對付玉族。

她根本不需要憐憫他,但不知道為什麼,臨行前溫少宜那絕望的眼神不斷在她腦中盤旋。

倭人國女皇一身肥肉,一雙眼睛賊溜溜的,望著溫少宜時不懷好意,誌在必得。

想來覬覦溫少宜時日已久。

落在女皇手裡,指不定溫少宜這輩子真的會毀了。

她糾結著要不要回去把溫少宜帶出來。

現在回去,免不了又得浪費許多時間。

玉族的子民冇有時間可以等了。

若不回去......

顧初暖想著想著,小九兒已經停下了,噝噝噝的喊著,"主人,這就是極北之地的入口了。

"

兩個侍衛一下蛇身,便劇烈嘔吐。

顧初暖抬頭,這裡除了一座座高聳入雲的雪山之外,便隻剩下冰川。

許是地理位置較高,這裡的溫度比底下冷了許多,她有內功護體,還是冷得瑟瑟發抖。

入口處是冰川,很窄,隻夠一個人前進,裡麵究竟有什麼,從外麵也看不出來。

"姑......姑娘......…這就是極北之地的入口了,您看完就趕緊跟我們回......回去吧。

"

兩個侍衛冷得瑟瑟發抖,連話都說不利索,加上腦子又暈,整個人站立不穩。

小九兒傲嬌道,"這裡冇你們的事了,你們可以跪安了,我跟主人進去找烤豬吃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