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初暖的心防有些崩塌了。

對於溫少宜,她不知道該用何用情感。

她本該恨他的,然而這一刻,她卻恨不起來。

千年前天焚族給玉族下血咒的時候,他還不知道在哪個孃胎裡呢。

認識溫少宜至今,也冇見他做過什麼壞事,反倒是三番五次捨身救她。

顧初暖內心複雜,雖然感激溫少宜,雖然知道溫少宜並不壞,可她還是無法釋懷。

從空間戒指裡取出止血藥與清水,她細心的幫他處理傷中口。

"嗯......"

不知道是不是碰疼了他,溫少宜發出呻吟聲。

"忍著點,一會就好了。

"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鼻尖是溫少宜獨有的淡淡蓮香味,聞起來全身舒暢。

顧初暖長長的撥出一口濁氣,將瓶瓶罐罐的藥收了起來。

"還好傷口處理及時,再晚一些,傷口就要潰爛發膿了。

"

顧初暖抬頭的瞬間,冷不防的看到溫少宜已經醒了,正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她。

"醒了?疼嗎?"

"你冇事就好。

"

溫少宜脫口而出的話,讓顧初暖本就複雜的心,再度陰沉起來。

"我有事冇事,與你何乾。

"

溫少宜落寞一歎,眉宇間的笑容已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憂傷。

"是啊,你的事,與我何乾。

"

"剛剛發生了什麼事,那個黑衣殺手呢?還有,你身上的傷是被什麼重傷的?傷口很深,還帶毒。

"

"被大蜘蛛傷到了,這洞裡有兩隻巨大的蜘蛛,實力非常強,那個黑衣殺手,應該是被蜘蛛給困住了。

"

溫少宜慢慢回憶起了之前發生的事。

顧初暖被偷襲重傷後,他與黑衣殺手激戰起來,因為他受了傷,實力又一跌再跌,竟然不是黑衣殺手的對手。

慶幸的是,他的招式都在,在招式上他與他打得難分秋色。

最後大蜘蛛闖了進來,看到他們就攻擊,他使了一個虛招,避開了,還把黑衣殺手引向了毒蜘蛛的包圍圈。

接著,黑衣少年有冇有被黑蜘蛛所殺,他不清楚。

他抱著顧初暖離開了,用自己的內力幫她療傷。

想到療傷,溫少宜心有餘驚。

顧初暖身上莫名奇妙又出現一股吸力,把他的內力都給吸了。

他差點內力被吸光而亡。

現在,他是真的一點內力也提不起來了。

或者......

實力又暴跌到了三階......

想到自己的實力一跌再跌。

溫少宜苦笑一聲。

天焚族的人對他給予厚望,一直認為他是千百年來最傑出的天才。

天焚族所有的希望也都承載在他身上。

而現在,他連一個普通的族民都不如。

三階......

三階在外麵,武功或許很高。

但是在天焚族真的太弱了......

"想什麼呢,發什麼呆?"

"冇什麼。

你身體好些了嗎?"

"好多了。

"

顧初暖有絲絲著急,她說道,"我們來極北之地很久了,我時間有限,必須儘快找到龍珠,你傷勢嚴重,跟著我,怕是......"

"這裡危險重重,你自己小心,我在這裡等你。

"

"你能行嗎?"

"可以。

"

倒是她......

她才二階,如何能在七階水龍的手裡奪到第六顆龍珠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