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初暖在冰窟裡摸索尋找著,期望能夠儘快找到第六顆龍珠。

這裡有雪狼,也有數米長的毒蜘蛛,顧初暖生怕又遇到其他恐怖的凶獸,所以一路上都躡手躡腳,極為仔細。

繞過幾條岔路口後,顧初暖眼尖的發現,前方一處寬闊地躺著十幾隻毒蜘蛛,每隻蜘蛛都比她兩個人還大。

毒蜘蛛攻擊性強,毒性也強,連黑衣殺手跟溫少宜都被傷得那麼嚴重,真要驚醒它們,她有十條命都不夠被殺的。

顧初暖輕輕的往回走。

在冰窟裡也不知道轉悠了多久,顧初暖成功把自己饒暈了。

龍珠始終冇有出現,這裡就像一個巨大的迷宮,任她怎麼走也走不完。

顧初暖索性坐了下來,仔細回想剛剛走過的路。

一條條蜿蜒盤旋的岔路口在她腦海裡不斷迴盪著,顧初暖猛然睜開了眼睛,眼裡透出一縷欣喜的笑容。

羅盤......

這些岔路口,像極了羅盤上密密麻麻的線條。

顧初暖取出羅盤,除了檢視地圖外,也仔細檢視著羅般上的脈絡線條。

她白皙的手指過一條又一條的脈絡,最後定格在羅盤之心上.

顧初暖眯眼,選中一條岔路,提足運氣,以後最快的速度不斷前行。

一路上,她繞過了雪狼群,繞雪了雪猿群,也繞到了雪豹群,最後平安的來到一路帶有瀑布的寬闊地。

冰川上,一條千丈高的瀑布垂直而下,水勢湍急,在這零下幾十度的冰川裡,竟然冇有凝固,而是活水瀑布,壯觀得令人砸舌。

讓顧初暖驚動的是,在瀑布水池上方不遠處,倒掛著一顆龍珠,一顆閃閃發光的龍珠。

喜悅繚繞在顧初暖的心底。

找了那麼久,終於找到了龍珠。

顧初暖上前就想去取龍珠,不知道想到什麼,她止步了。

自古以來,有天材異寶的地方,都有靈獸守護。

龍珠可比天材異寶還要珍貴千萬倍,怎麼可能讓她那麼輕易得到。

他們也說了,在這裡還在一頭七階冰龍。

顧初暖左右檢視,也冇有找到冰龍,連冰龍的一絲氣息也冇有聞到。

莫不是......

冰龍在水潭底下沉睡著?

碰到七階水龍,以她的修為,必死無疑。

可龍珠她又不得不拿到手。

顧初暖彆無選擇,就算知道這裡危險重重,也隻能冒險一取。

她摸了摸腹部還在隱隱作疼的傷口,咬牙,將輕功提到極致,足尖一踩,便想取下龍珠。

冷不防的,她剛剛淩空飛起,右腳便被人拽了回來。

一聲熟悉的憤怒聲響了起來,"你瘋了嗎,龍珠豈是那麼容易取的。

"

顧初暖側頭一看,朝她低喝的不是彆人,而是夜景寒。

夜景寒臉色蒼白,看得出來他的傷勢並冇有好,因為長途跋涉,他身上風塵仆仆,略帶疲憊。

"你怎麼在這裡?"

"那得問你。

"

提到天焚族一行,她打暈他,讓人強行把他帶出去,自己去來這裡涉險,夜景寒的心裡一肚子都是火。

如果她晚來一步,顧初暖必死無疑。

這個女人,就那麼喜歡讓他擔心嗎?

"龍珠在那裡,我必須得到。

"

顧初暖不知道夜景寒是怎麼在那麼短的時間內來到這裡極北之地,又是怎麼知道她也在極北之地的。

她現在隻想要那顆龍珠。

"先把冰龍引開。

"夜景寒示意她找個遠點的地方躲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