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初暖眨了眨眼睛,以眼神示意小九兒那晶核有什麼用。

小九兒噝噝叫了幾聲,探頭探腦的尋找還有冇有落單的凶獸。

"晶核好吃呀,可以提升功力,還很美味,主人,小九兒肚肚餓,小九兒先去填填肚子。

"

"回來,既然晶核那麼好用,那你去找些晶核給我們療傷。

"

"你們人類想要吃晶核,得煉化,直接吃會把人吃死的。

"

顧初暖半信半疑。

她怎麼感覺小九兒的話那麼不靠譜?

它莫不是怕他們搶走了晶核,所以才故意這麼說的?

顧初暖越想越有可能。

夜景寒虛弱道,"小九兒說得冇錯,人類直接吃確實不好消化,得煉化,眼下我們都受了傷,想要煉化也不容易。

"

可惜他傷得太重,不然去獵取一些晶核,以後顧初暖也可以煉丹或者煉器。

顧初暖掃了招一眼望不到頂的穀頂,再看看雪夜太上長老被撕咬分屍的地方,心裡隱隱有著不安。

"小九兒機靈得很,想必它不會碰到什麼危險,隻是顧著找吃的去了,倒是我們,得趕緊找個安全的地方避一避了。

"

"好。

"

夜景寒掙紮著起身,才一動,身上的內傷又在翻滾著。

"我扶你吧。

"

說是扶,倒不如說夜景寒的整個身體幾乎都靠在她肩膀上。

顧初暖強忍痛楚,扶著夜景寒踉踉蹌蹌的往前走。

她知道夜景寒也在強撐著,不然以他現在的狀況,能夠清醒都不錯了。

穀底都是雪,一腳踩下去,幾乎到膝蓋上,給本就重傷的兩人又增加不少負擔。

行行複行行,寒冬臘月,冰雪紛飛的天氣,兩人凍得直哆嗦。

雪地上是一排長長的腳印。

兩人都以為自己走了許久,然而他們走的距離並不遠,這裡除了茫茫雪山外,隻有那麼一處冰洞。

可冰洞,他們不敢再上去了,生怕又遇到凶獸或者司空副族長以及七階水龍。

畢竟水龍還是可以循著氣味找來的。

"咳咳......"

夜景寒咳了幾聲,咳出一灘血,在潔白的雪地上留下一抹鮮豔的紅。

顧初暖咬咬牙,不管夜景寒同不同意,扶著他進了山洞,"外麵風雪太大,先在裡麵躲一躲吧。

"

"你傷勢得太重,需要靜養,看來,我們得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了。

"

顧初暖心急如焚。

一方麵十五月圓的日子就在眼前了,她還得找到第七顆龍珠。

就算暫時找不到第七顆龍珠,她也得回玉族一躺。

離開這麼久,也不知道晨飛大哥的病情怎麼樣了。

一方麵,她又放心不下夜景寒。

夜景寒也是為了救她,才受這麼重的傷。

將他扔在這裡獨自離開,無疑是讓他去送死。

顧初暖找了許久,才找到幾個枯枝,她打開火摺子,藉著微弱的火光,與夜景寒相互依偎取暖。

夜景寒掙紮著脫下自己的外套,給顧初暖套上。

顧初暖道,"我不冷,你傷勢比較嚴重,你穿著吧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