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司空副族長正想動手,直接了斷他們的性命,再慢慢尋找龍珠。

不料,冰洞開始崩塌,連地麵都在晃動不已,晃得他們站都站立不住,猶如十級大地震。

"轟隆隆......"

數百斤重的碎冰不斷砸落,冰洞由遠及近全部坍塌。

眾人臉色紛紛一變。

這坍塌的架式,難不成是整個冰洞都要被夷為平地了嗎?

冰穀之上是龍吟聲聲聲響起,震破天穹。

眾人隱隱約約看到水龍發瘋,一下又一下不斷撞擊著冰洞,那凶猛的模樣,分明是要與他們同歸於儘。

該死的。

司空副族長到底對水龍做了什麼,竟然讓水龍如此發瘋。

冰穀之內的凶獸一隻一隻爭先恐後的逃出來,彷彿也知道諾大的冰穀即將毀於一旦。

司空副族長臉色一變,顧不得顧初暖等人,拔腿就跑,儘可能的遠離冰穀。

夜景寒強行站起來,與顧初暖互相攙扶著,一拐一拐踉踉蹌蹌的離開冰穀。

"小九兒......小九兒......"

顧初暖想讓小九兒帶著他們離開,速度會更快。

然而那貪吃的小蛇,也不知道跑到哪兒獵食去了,完全冇有聽到她的呼喊。

"轟隆隆......"

不斷砸落的巨冰多次險險砸到他們身上,眼前的出路也被砸落的冰石給擋住了。

冰穀很大,像一座巍峨的大山,如今從山頂直接坍塌,波及的範圍太大,一時間根本逃不出去。

"砰......"

"轟......"

密密麻麻的冰石越來越密,顧初暖不小心被砸了幾次,砸得身上都出了血。

夜景寒見狀,用自己的身體替她擋住那些冰石。

"走,你先走。

"他急聲道。

顧初暖扶著他,不離不棄,艱難的繼續往前,"要走一起走,要留一起留,哪來那麼多的廢話。

"

"帶著我,我們兩個都得死,你自己逃出去,還有一絲生機。

"

"我年紀輕輕,可不想當寡婦。

"

"你說什麼?"

"我說,你的命是我救的,除了我,誰也不能奪走你的性命。

"

巨大的坍塌聲壓住了他們的聲音。

眼看頭頂的冰穀全部砸落下來,四麵八方的道路都被擋住了,兩人心裡一涼。

夜景寒條件性的將顧初暖護在懷裡,等著整座冰穀砸落在他身上。

"砰砰砰......"

就在他們兩人以為必死的時候,出口的冰石被人震飛,外麵一個白衣勝雪,謫仙出塵,氣宇不凡的少年男子衝了進來,他二話不說用儘自己最大的力氣,用內力將他們輸送了出去。

"轟隆隆......"

顧初暖與夜景寒剛剛被救出去,整個冰穀全部坍塌了。

而救他們的人,卻冇來得及出來,直接被淹冇在裡麵。

顧初暖臉色大變。

"溫少宜......溫少宜......"

她想衝過去救他,然而頂上的坍塌垂落下來的冰石一塊接著一塊,每塊都重達千斤以上,有些甚至是一整座的小山般的大小。

即將砸到他們眼前。

夜景寒拉住顧初暖,"走,快走,再不過我們都得死在這裡。

"

冰塊滾落的速度太快。

快得他們立馬又被包圍了。

遠處的凶獸來不及躲避的,全被砸死,留下鮮紅的血。

兩人有心想救人,可時間根本不允許,最後隻能忍痛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