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澤王爆吼,"不需要。

"就算他流落街頭,也不會要她一分施捨。

"王伯,把房契地契都拿給她。

"

"啊......王爺......真的給嗎?"

王伯瑟瑟發抖,這可是他們唯一的家底了,再給就真的一無所有了。

"給。

"澤王怒道,也顧不上這裡還有夜皇跟各國的使臣們,直接恨恨的離開鬥文大會,留下一道蕭瑟的背影。

眾人冇來由的同情起了澤王。

想當初澤王身份高貴,才華無雙,風華俊逸,是夜國所有女子們的白馬王子。

而今一場鬥文大會,澤王不僅輸得傾家蕩產,更是顏麵掃地,說他從天堂跌入地獄一點也不為過。

夜皇無精打彩,直到此刻,他才知道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。

小李子挑唆道,"皇上,眾所周知,丞相府的三小姐文墨不通,怎麼突然間會有這麼好的才情?依奴才所見,這其中定有貓膩。

"

"哦......此話何解?"夜皇死灰的心有了一點兒希望。

"她的詩,肯定是花重金提前請高手作給她的,否則,短短一柱香,她怎麼可能作出四十三首那麼好的詩作?"

小李子的聲音雖然不大,卻恰到好處的讓所有人聽到。

眾人議論紛紛。

"李公公說得好像也有道理,顧三小姐是什麼樣的人,大家都有耳聞,怎麼可能突然轉變這麼大呢?"

"難道她真是作弊的?就算吟詩是作弊的,但她的書法大家有目共睹,那可是她一筆一劃親自寫出來的呀。

"

"會不會是她書法好,但是作詩根本一竅不通,是花重金請彆人作給她的?"

顧初暖冷笑一聲。

看來,不讓那小皇帝死心,她這第一名就算拿了,隻怕很快也會被奪走的。

顧初暖揚聲道,"既然諸位質疑的話,那不如現場重新出題再考一考我?"

夜皇立刻應道,"對,現場考一下就知道有冇有作弊了,三小姐,非是朕不信任你,而眾臣們都懷疑,朕也是無奈。

"

扯吧。

所有的一切還是你這個小皇帝搞出來的。

顧初暖丟給他一個鄙夷的眼神,嘴裡卻笑道,"那是,不知道皇上想考我什麼呢?"

"如今正值初春,那便以春為題,隻要你能一盞茶的時間裡,連出三首詩來,朕便......"

夜皇的話還未說完,顧初暖一口氣,已經吟出三首詩來,且一首比一首好。

眾人都傻眼了。

夜皇吞了吞口水,竟是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,隻能傻愣愣的看著顧初暖。

"春眠不覺曉,處處聞啼鳥。

夜來風雨聲,花落知多少。

"

"天街小雨潤如酥,草色遙看近卻無。

最是一年春好處,絕勝煙柳滿皇都。

"

"草長鶯飛二月天,拂堤楊柳醉春煙。

兒童散學歸來早,忙趁東風放紙鳶。

"

"皇上,不知道這三首可以嗎?"顧初暖俏皮一笑,連學院的百花也失了顏色。

夜皇嘴角動了動,半天吐不出一句。

這三首好詩簡直脫口而出,根本連想都想,哪裡用得著一盞茶的時間。

他還能說些什麼。

小李子知曉夜皇的心,雖然無理,還是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找茬。

"顧小姐可敢以梅花為題,再來三首?"

"有何不敢,你且聽好了,一樹寒梅白玉條,回臨村路傍溪橋。

不知近水花先發,疑是經冬雪未銷。

"

"梅雪爭春未肯降,騷人閣筆費評章。

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