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噹噹公主怔怔的問道,"這個配方,你是怎麼知道的?"

"什麼配方?"

"雞蛋上的配方?"

"哦......你是說雞蛋上煮的藥材呀,普通大夫都知道的吧,不加點中藥材,光憑雞蛋怎麼能快速幫你除腫?是不是疼了?我已經很輕了。

"

"你瞎說,整個帝都的大夫都不知道雞蛋裡麵泡了什麼藥材,你是不是偷了我皇姐的藥方。

"

顧初暖望著惱羞成怒的噹噹公主,哭笑不得。

"我連你皇姐是誰都不知道,怎麼偷她的藥方?再說了,我顧初暖給人治病,需要偷藥方嗎?你也不去打聽打聽,你皇叔夜景寒的腿疾是誰治好的?"

"可是你的藥材跟我皇姐的一模一樣。

"

"治療風寒的藥材不也都大同小異。

"

"可是......"

"你還敷不敷,不敷我可走了。

"

"哎,等等,你再幫我敷一下唄,一次最少要滾二十圈。

"

"你倒是挺聰明的,都敷出經驗了?是不是以前經常哭鼻子?"

"我可是公主,怎麼可能哭鼻子。

"

噹噹公主死鴨子嘴硬,可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卻再一次溢了出來。

除了皇姐,她是第一個這麼溫柔幫她敷眼睛的人了。

有那麼一瞬間,她都差點以為她是皇姐。

可是皇姐已經死了。

而且皇姐從小待她很好,斷然不可能這麼欺負她的。

更不可能像顧初暖那麼討厭。

顧初暖微微一笑,也不戳破噹噹公主的謊言。

今天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抽了瘋似的親自幫她敷藥。

然而噹噹公主不使公主脾氣的時候,還是挺可愛的,不知不覺的,竟讓她生出一種想要保護她的衝動。

"顧初暖,你一會可不可以告訴我,雞蛋裡泡了什麼藥材。

"

"好。

"

"那你以後也不許再欺負我了。

"

"你一直說我欺負你,到底我哪兒欺負你了?"

"你第一次來書院讀書的時候,就扇了我耳光,讓我丟儘了顏麵。

"

顧初暖摸了摸下巴,"有嗎,我不記得了。

"

"有。

"

就算有,那也是她太囂張了,她一時忍不住纔會出手的吧。

"鬥文大會上,你贏了我那麼多銀子,你還坑了我的月牙玉,坑了我的心形項鍊,你還坑了母後那麼多錢,害得母後傷心了好久。

"

"這都是陳年往事了,咱們做人還是得往前看,不能再看過去。

"

噹噹公主怒道,心裡又開始委屈起來,"這纔不是陳年往事,這是前不久才發生的事。

除了這些,你還在拍賣會上,讓我顏麵儘失,你故意抬價,讓我去拍那什麼書,我冇錢,被拍賣會的人抓了,全天下的人都笑話我,害得我好久都不敢出門。

"

"還有嗎?"這小公主,未免也太記仇了吧。

"有,多著呢,還有......"

"行了行了,這些咱們不說了,說說你皇姐吧,你皇姐是怎樣一個人?她很疼你?"

聽到皇姐兩個字,噹噹公主的怒氣全消,情緒一下子失落了起來。

"皇姐是世上最好的皇姐,她很疼我,也是為了救我,才......才被壞人害死的。

皇姐跟你一樣,精通醫術,她的醫術比你還高,武功也比你還高,你給她提鞋都不配。

"

"你這孩子,怎麼又提這個?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