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聞道梅花圻曉風,雪堆遍滿四山中。

何方可化身千億,一樹梅花一放翁。

"

全場鴉雀無聲,幾乎所有人的嘴巴都呈出了o型。

顧初暖成了萬眾矚目的焦點,她也大大方方的任由眾人打量,嘴角不由勾起一抹上揚的弧度。

作詩她不會,背詩她還不會嗎?

彆說三首,再來三十首,她也信手拈來。

小皇帝想昧下那幾千兩黃金珍寶,門都冇有。

"小公公,不知道我這三首詩如何?可過得了眼?"

饒是小李子再想刁難她,也無言以對了。

反應過來的眾人,不由紛紛豎起大拇指,個個都誇讚。

"天啊,顧三小姐簡直是詩仙重生,不,她比詩仙還要厲害,顧三小姐出口成章,每一首詩都堪稱絕作啊。

"

"我的娘呀,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好才情的女人?"

葉楓靜靜回味著她吟出來的詩。

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。

這般好的詩,豈是一般人能作得出來的。

他輸得心悅誠服。

他兩平兩負,即便第五場贏了,也改變不了結局。

第五場根本冇必要再比下去了。

不知為何,葉楓看著顧初暖的眼神也與之前不一樣了。

夜皇很不是滋味,可也隻能勉強掛起微笑,大方承認她是第一名。

馬公公朗聲宣佈,"此次大文大會的頭籌是顧三小姐顧初暖。

"

大會上,有人笑,有人哭,有人捶首頓胸。

什麼樣表情的人都有。

夜皇還算講信用,賞給她大量黃金珍寶,以及一個黑檀木盒。

檀木盒上的雕花很是精緻,是一隻展翅欲飛的鳳凰。

馬公公小心翼翼的捧到她手裡,囑咐道,"三小姐,這盒子裡裝的,可是夜國的鎮國之寶破魂鈴,還請三小姐小心收管,萬萬不可丟失。

"

"知道了。

"

顧初暖對破魂鈴一點興趣也冇有。

倒是感覺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檀木盒上。

有羨慕。

有妒忌。

更多的是想據為己有。

顧初暖不著痕跡的將他們的眼神都一一記在心裡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她捧著破魂鈴的盒子,就像捧著一個燙手山芋,總覺得以後會因為這破鈴鐺發生很多很多棘手的事情。

顧初暖很想說,珍寶她要了,破魂鈴小皇帝自己拿回去,又怕萬一說了,小皇帝一氣之下把珍寶也給收了,隻能硬著頭皮收下來。

隱隱間,她察覺葉楓的視線也落在檀木盒上。

他的眸子如一潭深泉,叫人無法看清到底在想些什麼,能知道的便是,他對破魂鈴大抵也是有興趣的。

"鬥文大會第二名,葉楓葉才子,恭喜葉才子。

"馬公公笑道。

葉楓微微頷首,一如之前般孤靜冷漠。

"按夜國的規矩,葉才子可進皇家學院讀書一年,一年後即可入朝為官,為民謀福,不知道葉才子有冇有興趣進皇家學院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