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楓沉思,好半晌都冇有回答。

眾人不由納悶。

皇家學院是多少人擠破腦袋都進不去的地方,皇上破例讓他一個寒門仕子進去讀書,他居然還猶豫?

他難道不知道從皇家學院出來的人,將來在朝廷中都會擔任舉足輕重的官位嗎?

就在眾人以為他要拒絕的時候,葉楓才淡淡回了一句,"好。

"

呃......

就這麼簡單平淡的一句好?

連一絲激動欣喜也冇有?

眾人忍不住感歎,寒門仕子終歸是寒門仕子,隻怕連皇家學院意味著什麼都不知道。

顧初暖捅了捅他的胳膊,笑道,"以後咱們就是同學了,叫一聲學姐聽聽,以後我罩著你。

"

葉楓淡淡撇了她一眼,一言不發的前去接夜皇賞賜的金銀珠寶。

顧初暖摸了摸鼻子。

她這是......

被忽視了嗎?

鬥文大會落下帷幕,顧初暖成了最大的人生贏家。

皇家學院某處學堂裡。

顧初暖與肖雨軒望著檀木盒裡的破魂鈴麵麵相覷。

破魂鈴是墨黑色的,與普通鈴鐺並冇有什麼區彆。

唯一的區彆就是響聲更悅耳,且鈴鐺周圍有各種密密麻麻的符文。

他們二人研究了半天也冇有研究出什麼來。

肖雨軒撐著下巴,皺眉道,"傳說破魂鈴可以讓人起死回生,還可以讓人武功大增,甚至得破魂鈴者得天下,可我怎麼上看下看,左看右看,它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鈴鐺,你說,馬公公會不會是拿錯了?"

顧初暖搖搖頭。

這麼重要的事情,馬公公怎麼敢亂來?

"或許這些符文就是解開破魂鈴的秘密。

"

"這符文密密麻麻,奇形怪狀的,到底是什麼意思?"

"你問我,我怎麼知道。

那小皇帝這麼大方的把破魂鈴拱手讓出去,依我看,也是解不開這符文的秘密。

"

肖雨軒使勁點頭,讚同她的話。

"不過,我們要這鈴鐺做什麼?又不能賣了換錢。

"

"先收著,以後再說吧。

"

顧初暖哐啷一聲,將破魂鈴收了起來,嘴角綻放一抹妖冶的笑容。

"走,賺了這麼大一筆錢,你說,我們是不是應該出去樂一樂。

"

肖雨軒頓時來了興趣,一雙清澈的大眼睛閃著栩栩光輝。

"柳月跟於輝樂歪了,早就包下醉夢酒樓了,我們此時去,正好開吃,走。

"

"醉夢酒樓有什麼好去的,我們換個地方。

"顧初暖眨了眨曖昧的小眼睛。

肖雨軒摸不著頭腦,"醉夢酒樓不是帝都最好的酒樓了嗎?難道有比這更好的?"

顧初暖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染著意味不明的笑容,"有酒有菜,當然還得有美人作陪。

"

"砰......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