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蔑視師長,回去倫語罰抄一百遍。

"

和煦的聲音驟然響了起來,顧初暖這纔回過神來。

上官夫子臉色慘白,似在壓抑著什麼,雪琴早已被他收到空間戒指了。

顧初暖發現,他們不知何時已經出來了,後麵的追兵也冇有了。

"夫子,這裡可不是學院。

"

"可你卻依然是我的學生。

"

顧初暖撇了撇嘴,懶得跟他爭議,"你剛剛使的那招是什麼?"

"......"

"你空間戒指裡的雪琴可以借我看看嗎?"

"......"

上官楚掃了一眼天色,以及前方不遠處的小鎮子,淡淡道,"從前麵那座鎮子一直往前走就可以到帝都了,我們就在此分道揚鑣吧。

"

"你的傷還冇好呢。

"

傷勢未愈又耗費那麼多內力,他居然還能撐得下去。

"不勞三小姐掛心,我自會處理。

"

上官楚足尖一點,幾個蹁躚中已然消失。

顧初暖伸出的手定格在半空,好一會才緩緩放了下來。

上官楚狡猾得像隻狐狸,明明已經黔驢技窮了,還能留有一手對付那些殺手,想來應該也不會讓自己置身什麼危險之中吧。

她還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處理,追殺她的人又多,分開也好。

顧初暖不知道的是,上官楚並不是故意想跟她分開的,而是他的傷勢即將壓製不住,為了怕顧初暖擔心才強行隱忍,裝作若無其事的離開。

離開她的視線後,上官楚一口鮮血嘔了出來,身子彷彿斷線的風箏,無力的滑下。

顧初暖跳下小九兒的背,讓小九兒回到她的手腕,一手緊緊捂著腹部,往鎮子而去。

才進鎮子,她的下屬席沁便找到了她,將她帶往一座隱蔽的莊園。

"屬下席沁,見過樓主,樓主您的傷勢要不要緊。

"

"無妨,我自己會處理。

這是暗魂閣總部的地理位置圖,你把所有能調動的人馬迅速全部調動起來,我要暗魂閣在三日內消失在這個世界上。

"顧初暖的眼神劃過一抹冷厲,殺機一閃而過。

席沁一驚。

她怎麼也冇有想到,樓主回來第一件事,不是對付天焚族,而是對付暗魂閣。

暗魂閣是天下第一殺手組織,實力強盛,行蹤隱蔽,想將他們連根拔起似乎......

"怎麼,難道我連區區一個暗魂閣都對付不了嗎?"

"樓主放心,屬下定會在三日之內將暗魂閣在全國各地的所有分壇全部摧毀,讓他們消失。

"

"錯了,不是全國,是全天下。

"

"是。

"

"暗魂閣裡有一個人叫掠影,我要他活著過來見我。

"

"是。

"

"速去安排吧,免得他們轉移總部。

"

"是。

"

席沁出去跟一個管事的耳語幾句,又倒了回來。

顧初暖挑眉,"你還有事?"

"主子,牛大夫是這個鎮上最有名的大夫,也是我們的人,不如讓他給您把把脈。

"

雖然知道自家主子醫術厲害,不過主子腹部傷得那麼重,她還是不放心。

席沁冇有問暗魂閣對她做了些什麼,但暗魂閣今後斷然是不可能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。

所有傷害主子的,都不會有好下場的。

"行吧。

"

顧初暖坐在凳子上,低頭掃了一眼幾近腐爛的腹部,疼得眉頭直蹙。

"肖將軍府還有寒王府,以及玉族跟天焚族目前的情況,都一一彙報給我聽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