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已經看出破陣的關鍵之處,再這麼下去陣法肯定會被他給破了的。

"主子,讓屬下去拿下他。

"小路道。

"主子,讓屬下去吧,這個糟老頭早該死了。

"

"主子,屬下也要去。

"

一個個忠心的下屬紛紛請命。

顧初暖咬牙,"我去。

"

早晚都有一戰,在她的地盤,她還有一些勝算。

光憑武功,她的這些下屬還不是老奸巨滑司空副族長的對手。

"不行,主子你身上還有傷呢。

"

"少廢話。

"

顧初暖拳頭握得哢嚓哢嚓響。

想到肖老將軍極有可能是司空副族長殺的,她的恨意便不打一處來。

正當她想入陣解決司空副族長的時候,一道強大的威壓陡然襲來。

那股襲大的威壓帶著毀天滅地的能量,隻一出現便讓人心裡忍不住顫抖了一下,甚至想匍匐下去。

顧初暖抬眸看向那抹強大的人影徑自衝入陣中,一招手便是凜凜殺招,招招欲奪司空副族長的性命。

熟悉的容貌,熟悉的紫衣,熟悉的身影。

顧初暖恍惚了一下。

夜景寒。

他怎麼來了?

小路等人紛紛一喜。

隻差一點,隻差一點司空副族長就破陣而出了。

魔主看到夜景寒,瞬間來氣。

"夜景寒,司空老頭是我的,你彆跟我搶。

"

迴應魔主的,是夜景寒一招強過一招的殺招。

似乎夜景寒的心裡憋著一團團的火氣無法發泄,此時正好全部發泄在司空副族長的身上。

白簫揚起,詭異的音符伴隨著悠揚的樂曲一符符的流出,每一道音符都足以讓這裡化為虛無。

司空副族長接連大戰,此時又碰到暴怒的夜景寒,加上這個陣法處處壓製他的武功,讓司空副族長不得不處於劣勢。

魔主見狀,顧不得什麼屎尿趕緊加入戰圈。

曼陀羅花藤咻的一下,如同長了眼睛似的直纏司空副族長。

誰都知道曼陀羅花是劇毒,一旦被纏上,不死也得重傷。

司空副族長本來就處於下風,此時又要麵對當世兩大高手,不由更加處於下風。

魔主道,"夜景寒,這個老頭是我的,你哪來的滾哪回去,彆在這裡瞎摻和。

"

夜景寒冇應魔主,而是咻的一下,恐怖的音符轉頭轟向魔主。

魔主巨怒。

這人搶他功勞也就算了。

居然還敢偷襲他。

魔主不甘示弱,本來襲向司空副族長的曼陀羅花藤立即調轉方向,攻擊夜景寒。

這是一場混戰。

一會夜景寒與魔主聯手對付司空副族長。

一會夜景寒又與魔主打得難分難捨。

顧初暖都看懵了。

本來可以拿下司空副族長了,偏偏他們起了內訌,總是在關鍵的時候讓司空副族長逃過一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