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路抬眸看向顧初暖,不知道自家主子究竟要做什麼。

不過她相信就算要了主子的性命,主子也不可能把龍珠跟玉族的入口告訴他們的。

"你想要什麼?"暗黑太上長老道。

"很簡單,讓他們三個先離開。

"

顧初暖青蔥般的玉手指了指小路跟降雪以及夜景寒。

"他們兩人可以走,夜景寒不行。

"

"夜景寒不走,這個交易咱們就冇有辦法繼續談下去了。

"顧初暖雙手一攤。

兩位太上長老互視一眼,似乎在思量究竟要不要放了夜景寒。

暗黑太上長老突然開口,"少族主,你怎地還幫這個妖女撐傘。

"

一言出眾人紛紛將視線投向溫少宜。

這個問題他們剛剛就想問了。

溫少宜與他們勢如水火,他們又如此淩虐溫少宜,依著他的身份跟處境,他完全冇有必要搭救的。

溫少宜撐傘的動作一緊,微抿的唇微微一動,正想解釋,顧初暖已提前說道。

"因為他腳上的鐵鐐隻有我能解,我若死了,他這輩子隻能帶著這個恥辱活著,而且,他中了我的毒......"

中毒?

真的中毒了嗎?

為什麼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中毒的跡像?

小路等人也有些納悶。

主子什麼時候對溫少宜用毒了?

她們怎麼冇有看到?

就連溫少宜也懷疑顧初暖話裡的真假。

她究竟是真下毒了,還是恐嚇兩位太上長老?

如果是恐嚇太上長老,她就不怕他拆穿嗎?

"怎麼?不相信?那你掀開你的袖子,看看你的手腕。

"

溫少宜半信半疑的掀開袖子,他的手腕上確實有一條蛇痕。

那蛇痕呈黑褐色,栩栩如生,與小九兒長得倒是有幾分相似。

"你再運氣看看自己的丹田?"

溫少宜始一運氣,丹田疼得他倒抽一口涼氣。

這個女人果然趁他不注意的時候,給他下了毒。

顧初暖淡淡道,"我下毒如果能被你們發覺,就不叫毒聖了。

"

"......"

"少族主,你的內力呢?怎麼那麼弱?"

兩位太上長老都是六階的人,溫少宜一運氣,他們就知道溫少宜身上還有多少功力。

溫少宜苦澀一笑,"出了點意外,失去了一些......武功。

"

這是失去一些嗎?

這是基本完全失去了,隻剩下一階的實力好不好。

天焚族就算是下層子弟,武功也不止一階。

他身為少族主,武功卻被人廢到隻剩下一階,這是對他們天焚族**裸的挑釁。

"你該死。

"

暗黑太上長老動了殺氣,他右手一攥,大雨陡然傾盆而下,殺氣重重疊疊,幾乎瀰漫整片樹林。

溫少宜趕緊解釋道,"兩位太上長老,這件事跟顧初暖無關,是我自己弄丟了武功,咱們......還是以龍珠為主,我的武功到時候您再想辦法幫我恢複就好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