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龍珠跟他們,我全都要。

"暗黑太上長老眼角迸發出一抹怒意。

"她對毒術的造詣非常深,司空副族長是知道的,如果她死了,那我的毒便真的無人可解了,玉族已經得到了六顆龍珠,如果最後一顆再讓他們得到,那玉族恐將成為天焚族最大的絆腳石。

"

溫少宜素來穩重,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。

可今天他卻對他們說了這樣的話。

難道事情真的遠遠超乎他們的想像?

再看溫少宜臉色蒼白,身子搖搖欲墜,他手腕上的毒也是他們見所未見,聞所未聞的。

幾番思量下,兩位太上長老不得不重新審視是否該留下顧初暖。

顧初暖也搞不明白,有這兩個老不死的在,溫少宜想脫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他卻處處幫著她,究竟有何目地?

還是單純隻是幫她?

他是天焚族的少主,難道不應該以族內利益為主?

雖然不解,顧初暖還是趁熱道,"我不過區區四階,你們都是六階巔峰以上的實力,想殺我易如反掌,想殺他們也易如反掌,可溫少宜的性命可隻有一條,而且第七顆龍珠也隻有一個,你們慢慢思考吧,看看我的性命是否高於龍珠。

"

"讓他們馬上走。

"雪然太上長老冷冷開口道。

"雨下得這麼大,他們怎麼走?萬一摔了豈不是直接當場喪命?又或者風雨再大一點兒,颳走他們的雨傘怎麼辦?"

暗黑太上長老右手一揮,風雨驟然停止,天邊的烏雲也層層拔雲散霧,恢複晴空。

顧初暖給小路跟降雪使了一個眼色,"帶著夜景寒有多遠走多遠,越快越好。

"

"主子......"

"王妃......"

"這是命令,快......"

顧初暖不得不急。

這兩個老不死的武功太高了,這會被她給忽悠了。

難保一會不會反應過來,如果他們反應過來,他們就全部都逃不開了。

"王妃,如果主子醒來知道我隻帶著他離開,而冇有保護好您,主子不會原諒屬下的。

"

"那你的意思是,要把夜景寒重新推入火坑嗎?"

"屬下不是這個意思,屬下是......"

"行了,婆婆媽媽的做什麼,趕緊走,再不過我可發火了。

"

顧初暖再一次給小路使了一個眼色。

小路會意,拉著降雪帶著夜景寒急匆匆的離開,"走吧,主子這麼說自然有她的道理。

"

降雪咬咬牙,揹著夜景寒狂奔而去。

他們走了後,樹林裡隻剩下顧初暖,溫少宜與天焚族兩位太上長老。

暗黑太上長老道,"龍珠跟解藥呢,該交出來了吧。

"

"急什麼,他們腳程慢,又帶著一個重傷的人,讓他們多走一會吧。

"

"他們已經走了半柱香了。

"

"你們輕功那麼高,才半柱香而已,一會就被你們追到了。

"

"你故意拖延時間是不是?"

兩位太上長老本不想催她,但他們不催,她樂得翹著二郎腿,哼著曲子,躺在大樹上閉眼休息,完全將他們忽略,悠床得像度假遊玩一般。

"兩柱香了,我數到三,如果你不交出龍珠跟解藥,我保證讓你生不如死。

"

溫少宜蹙眉。

顧初暖的手下怎麼那麼久還冇來支援。

等到太上長老出手,她有命活著纔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