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人齊刷刷的看著他,不知道他抽什麼風。

鴇媽第一個反應過來,趕緊調解道,"肖公子,倌裡新來了幾個絕色佳人,媽媽讓她們來陪你可好。

"

"不需要,你讓那些男人全部滾開,不許靠近她。

"

一邊說著,肖雨軒一邊轟人。

顧初暖撇了撇嘴,"小軒軒,你這樣會把我美人都嚇壞的。

"

"滾。

"

眾美男委屈的看向顧初暖,甚至有些人泫然欲淚。

顧初暖豪爽的又給了他們一人一萬兩銀子,哄道,"乖,姑奶奶下次再來看你們。

"

又是一人一萬兩銀子。

那些美男都樂開了花,恨不得緊緊抱著顧初暖的大腿,卻也知道她跟肖公子隻怕關係非同尋常,隻能不捨的離開。

倌裡的姑娘們嫉妒死了。

往日裡賺錢的都是她們,可眼下,他們隨便伺候了一下,一人便拿了一萬兩銀子,她們累死累活幾年,也賺不到二萬兩銀子呀。

顧初暖歪頭似笑非笑地看向肖雨軒,"這樣你滿意了?"

肖雨軒傲嬌的冷哼。

顧初暖拿起酒壺,仰脖一口口的灌進去,無奈的感歎,"也不知道是誰說要給我慶祝的,有酒無美人,乏味啊。

"

"你眼瞎嗎?我們兩人的姿色難道還比無憂倌的小倌差?"

顧初暖煞有介事的點點頭,"晨飛大哥,你會彈琴嗎?"

"略懂一二。

"

"那能否請你彈一曲助助興?"

"三小姐抬愛,易某榮幸之至。

"

"這麼好說話?"顧初暖拽住他的衣袖,嘿嘿一笑,"那你會不會跳舞,很火辣的那種舞。

"

肖雨軒撫額。

降道雷,劈死他吧。

他怎麼會認識這麼不要臉的女人。

易晨飛儒家大人物,最是講究仁義禮智信,醜丫頭卻說出這麼荒唐的事......

他已經不敢想像易晨飛的臉色會黑成什麼樣。

肖雨軒靜等著易晨飛發火,卻冇想到易晨飛隻是淺淺的笑道,"三小姐想看也不是不可以,不過除了三小姐以外,其他人怕是冇這資格看得起易某火辣的熱舞了。

"

"窩槽,易晨飛,你是不是儒家的三先生?你講這話,你不害臊嗎?你們儒家學的什麼什麼那個啥都上哪兒去了?"

"肖公子,我是儒家弟子,並不是少林寺弟子。

"

輕描淡寫的一句話,噎得肖雨軒半天說不出來,隻能怒瞪易晨飛。

"醜丫頭,這個男人壞得很,你少跟他在一起,依我看,他就是看中你的寶貝才死皮賴臉的賴著你的。

"

顧初暖好笑的戳了戳他的額頭。

"你傻呀,他要真是為那東西的,又怎麼會放棄鬥文大會總決賽。

"

"反正他肯定是圖謀不軌。

"

聽著他們的對話,人群中有人驚撥出來。

"天啊,我一直覺得肖公子旁邊的男人眼熟,卻遲遲想不出來他是誰,冇想到,他居然是詩仙易晨飛。

"

"什麼,他竟然是詩仙易晨飛?這怎麼可能......易晨飛不是儒家三先生嗎?他怎麼會來無憂倌這種風月之所?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