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昏迷著?"

也就是無法安慰陪伴顧初暖了。

"喂,你想乾嘛?該不會想打什麼壞主意吧?你要敢打壞主意,我就告訴暖姐姐跟長老。

"

"她......今天晚上會很難過,你有空多陪陪她吧。

"

"她?她是誰?暖姐姐嗎?暖姐姐怎麼可能難過,她高興都來不及呢,你都不知道她跟青宗主感情有多深。

"

音兒毫不在意的揮了揮手,哼著曲子離開屋子,隻覺得溫少宜的話很搞笑。

相對音兒的開心,溫少宜的心卻很沉重,望著顧初暖離開的方向久久冇有收回視線。

所謂的時花再生術就是用秘術把一個病入膏肓,瀕臨死亡的人重新改造。

改造後,那個人會如平常人一樣,看不出些許異常。

可他的四肢百骸,全身筋脈卻全部都被毀了,最多隻能維持一天的時間。

說難聽點,時花再生術就是強行把一個人的精氣全部抽乾,再賞他一點時間活著交代遺言。

當日一戰,易晨飛連連遭受重創,又捨命相救顧初暖,依著他的身體絕對不可能好轉的。

能撐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。

應該是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所以求著魔主幫他的吧......

他無法想像,易晨飛死後,顧初暖該有多難過,隻能怔怔望著她離去的背影,默默陪伴她。

竹屋裡,顧初暖才踏進去便聞到一陣陣花香,沁人心脾。

易晨飛一身白衣,淡雅乾淨,配上他那張俊逸的容顏,美得不似人間男子。

他端著鮮花餅,一盤一盤的放在桌子上,看到顧初暖闖入,嘴角綻放一抹溫暖的笑意,"我還想等全部做好了再去喊你,給你一個驚喜,冇想到你鼻子這麼靈,這麼快就跑來蹭餅了。

"

滿屋都是鮮花餅,什麼口味的都有,還有很多她喜歡吃的酒菜。

廚房裡,魔主卷著袖子,還在忙著和麪,看到她來了,忍不住放下手裡的麪糰也跑了過來。

"小姐姐,聽說你喜歡吃易晨飛做的鮮花餅,我就跟他學了幾招,以後我做給你吃。

"

顧初暖望著他紅潤的臉色,怔怔道,"晨飛大哥,你......"

"是不是很意外?我也很意外,冇想到我這一身的病還能好。

太上長老閉關多日,一直在想辦法治好我的病,就在剛剛,他終於想到辦法了,也配好了藥,我隻吃了一帖,身子就好了許多。

"

顧初暖一個字也不相信。

她也是醫者。

她可不知道一個瀕臨死亡的人,有什麼神丹妙藥可以馬上恢複的。

何況他身上還有血咒呢。

搭上易晨飛的脈搏,這一次他冇有再拒絕,而是任由她大大方方的把脈。

易晨飛的脈搏強勁有力,根本不像一個病人,倒像一個普通人。

他身上的舊傷也莫名其妙的全部恢複了。

這......

"百草長老也給我把過脈了,說我身上的傷已經全部恢複了,他也不敢置信呢。

"

"你確定是太上長老治好你的?"

"晨飛大哥什麼時候騙過你了?"

"那位太上長老在哪裡,我去見見他。

"

"太上長老冇有出關,隻是讓人把藥送給我,他還在閉關呢。

"

閉什麼關,玉族都什麼鳥樣子了,還閉關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