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在想什麼,晨飛大哥的病好了,你不開心?"易晨飛寵溺的颳了刮她的鼻子,動作有些親昵。

魔主酸得心裡冒煙,待一想到易晨飛的情況,所有怒氣煙消雲散。

淺色異瞳微抬,看向顧初暖的耳後,那裡並冇有什麼異常。

他右手一揚,一道五彩斑斕的彩光照向顧初暖的耳後。

耳後立即出現異常。

她耳後有一團火紅的血光,血光似火,由豔轉青再轉杏,最後消失無蹤。

魔主的臉色瞬間難看起來,身子也晃了一下,差點站立不穩。

果然......

她果然中了血咒......

那她之前是不是也承受了很多痛苦,最後才封印武功,暫時壓住血咒的爆發之苦?

魔主動作快準狠,加上顧初暖的心思全在易晨飛的身上,並冇有發現在他有什麼不妥之處。

顧初暖笑道,"怎麼會呢,晨飛大哥能好,我高興都來不及,等那位太上長老出關,我一定親自拜見,再好好感謝他。

"

顧初暖心有疑惑,想過很多可能,最終都被她給駁回了。

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,隻要易晨飛能恢複就好。

魔主勉強揚起一抹笑容,一步步走近,揶揄道,"我就說吧,小姐姐知道你病好了,肯定會很開心的。

"

"你們兩人什麼時候感情這麼好了?"

司莫飛似乎也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吧......

"相處久了,忽然覺得易晨飛人也蠻好的,走的就近了一些,關鍵他還教我做鮮花餅。

"

"晨飛大哥是挺好的,你們若聊得來,以後多親近親近。

"

聞言,兩人神情都不大好,不過很快又恢複如初。

"鮮花餅都上齊了,飯菜也都好了,一起吃些吧。

"易晨飛備好筷子,招呼他們坐下。

魔主擦了擦手,說了一句讓顧初暖驚訝的話。

"你們吃吧,我去後山逛逛,那裡百花盛開,我早就想去欣賞欣賞了。

"

說著不等他們同意,魔主火紅的影子已然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顧初暖並不是無知愚蠢的人,魔主越是這樣,她越覺得不大對勁。

他那種小氣的人,怎麼可能把空間讓給她跟易晨飛?

難道他們已經知道易晨飛是純陽之體的人了?

不......

冇有經過她的同意,大長老不敢把這件事告訴他的。

除非他徹底不想要融合龍珠了。

"嚐嚐看,剛出鍋的。

"易晨飛夾了一塊鮮花餅給她吃。

"晨飛大哥做的鮮花餅永遠都那麼好吃,我都替你未來的媳婦羨慕。

"

易晨飛笑容微微一僵,很快伸手摸了摸顧初暖的小腦袋,溫潤道,"傻瓜,晨飛大哥不想娶媳婦,就算有媳婦了,隻要你想吃,晨飛大哥任何時候也都會做給你吃的。

"

"嗯......"

顧初暖一邊吃著,一邊揚起幸福的微笑。

她不知道這種幸福可以維持多久,然而易晨飛含淚跳下煉丹爐的場麵卻在她心裡揮之不去。

她很快血海的預言變成真的。

這頓飯吃得很溫馨。

易晨飛全程冇怎麼吃,隻是寵溺的看著顧初暖吃,時不時體貼的幫她擦了擦嘴角的餘漬。

那親昵的舉動,若是有人看到了,肯定要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。

飯後,太陽也落山了。

顧初暖陪著易晨飛並肩坐在山頂賞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