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色裡,一個白衣飄飄,一個紅衣妖嬈,一個溫潤如玉,一個傾國傾城,乍一看過去,彷彿一幅絕美的風景。

顧初暖拿出懷裡的碧玉簫,在易晨飛眼前晃了晃,嘴角揚起一抹淺色的笑容,"還記得這支碧玉簫嗎?"

"當然記得,那是我送給你的。

"

"嗯,這支碧玉簫還有空間戒指是我身上最寶貴的東西了,想你的時候,我都會拿出來把玩著,他們身上有晨飛大哥的味道,還有......家的味道。

"

顧初暖眼角盪漾著幸福的笑容,摩挲著碧玉簫與空間戒指久久不願收回。

"無論我碰到多麼困難的事,隻要看到這兩樣東西,我就知道我不是一個人,我的晨飛大哥一直都陪在我身邊。

"

"傻丫頭,晨飛大哥不管身在哪兒,都會一直陪伴著你,保佑著你,哪怕......哪怕我隻剩下一縷魂魄。

"

易晨飛眼底一痛。

他也想生生世世陪伴著她,保護著她。

可惜......

他冇有那個機會了。

想到她從小承受的重擔與壓力,易晨飛陣陣心疼。

他死後,會有人跟他一樣義無反顧,拚儘一切保護她嗎?

應該有的吧。

起碼夜景寒跟魔主便是真心實意愛著她的。

"晨飛大哥,你答應過我不會死的,你可不能反悔,也不能說那種晦氣的話。

"

"好......"

"你講講故事給我聽吧,我想聽你講故事。

"

"我怕故事太煽情,你聽了心裡會不舒服。

"

"單純的賞月,好像少了些什麼。

"

易晨飛取過外披,披在她的身上,好一會才說道。

"你真想聽故事嗎?"

"想。

"

"那你先回答晨飛大哥一個問題,你是真的喜歡夜景寒嗎?"

顧初暖臉色一變。

自從知道他們是兄妹以後,她最不想提起的,便是她跟夜景寒的關係。

"你跟我說這些做什麼?"

"我能看得出來,他很愛你,餘生有他照顧你,晨飛大哥很放心。

"

"......"

病好了,腦子卻燒了嗎?

晨飛大哥不可能不知道他們是兄妹關係的。

"傻丫頭,晨飛大哥老實跟你說吧,你跟夜景寒根本不是親兄妹。

"

噝......

顧初暖整個人僵住了,連呼吸都快了幾拍。

"你......你說什麼?"

"我說,你們根本不是親兄妹。

你的母親是玉妃,父親是夜國的皇帝,而夜景寒......他的母親隻是一個影子。

"

"影子?"

"是......曆代的族長與聖女身份尊貴,她們都有專門的影子,影子與她們長得一模一樣,從小生活在陰暗處培養訓練著,學習聖女的一舉一動,好做她們的替身。

"

顧初暖緊張得手心都沁汗了,急切得等著易晨飛接下來的話。

她知道易晨飛不會騙她。

可她不明白長老們為什麼一口咬定他們就是兄妹。

"影子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,每一個都忠心耿耿,千百年來從未出過差錯,偏偏在上一代......一個影子背叛了玉妃,也背叛了玉族,還與外人生下夜景寒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