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玉族裡。

顧初暖即便早有心裡準備,還是被眼前的煉獄給嚇到了。

是煉獄......

男人們神智已經徹底喪失,他們被關在粗廣的鐵籠裡,像一個失去理智的喪,屍一般,隻知道瘋狂的垂打鐵籠,意欲突破鐵籠而出。

血,自他們身上一滴滴的流淌而下,可他們渾然不知道疼痛。

一個個眼神早已變得赤紅,隻知道殺人殺人殺人......

大長老與幾位長老,還有一些從小在玉族長大,卻不是玉族族人的男子們,都在傾儘所能,穩住鐵籠。

奈何寡不敵眾,加上幾大長老為了搶回第七顆龍珠,或多或少全部重傷,故而鐵籠一個個被破開。

裡麵的人逃了出來,有些衝下山去到處殺人。

有些人則繼續垂打其他鐵籠,放出更多血咒發作的族人。

大長老嘴裡拚命的在喊些什麼,極力穩住大局,局勢卻不受他控製。

而那些衝下山去的族人,看到婦女們,舉起屠刀,毫不留情的殺過去。

地上,牆上滿是屍體。

婦人們因為血咒發作已經痛苦不堪,個個發出難以控製的哀嚎聲,還要被自己至親的親人一刀刀活活砍死,那種絕望讓人心碎。

哭泣聲,哀嚎聲,怒吼聲,製止聲,聲聲彙聚在一起,形成一種煉獄般的聲音。

耳邊,還有女人在悲痛大喊,"蒼天啊,上一次血咒剛剛過去不久,為什麼冇到十五血咒又發作了......你為什麼不直接一刀殺了我們來得乾脆,偏偏要讓我們承受這種生不如死的折磨。

"

"爹......不要......不要殺娘,你快醒醒啊,你要是殺了娘,你會心痛死的......啊......娘......娘你不要死啊......"

"夫君......彆怪我......我也不想殺你,你殺了女兒,等你醒後你會生不如死,自責一生,還不如我們一家三口同歸尋儘,在地府再做家人,但願來生冇有血咒的折磨了。

"

"哥哥......我們已經集齊七顆龍珠了,等族長融合龍珠就可以解開血咒了,你冷靜冷靜,千萬彆亂來,嗚嗚......"

"孃親......姨母......嗚嗚......你們彆死,我們都找到龍珠了,隻差一點點我們就可以解開血咒了,嗚嗚,你們怎麼可以拋棄我......"

一幅幅的畫麵,每一幅都慘不忍睹。

顧初暖強忍心頭的痛苦,揚聲大喊,"列陣,在這裡佈下兩生陣,女的挪這裡,男的趕到那裡去。

"

"族長,不行啊,我們人手不夠......"

"所有人全部抽調回來,五十人列陣,其他一部份救人,一部份把男女都分開。

那些鐵籠早晚都會被破開了,守與不守有什麼關係?"

"聽族長的。

"大長老大喝一聲,親自率人佈下兩生陣。

眾人紛紛按著顧初暖的吩咐。

有大長老帶頭列陣,陣法非常穩固。

六長老等帶著外族族民強行把男女分開,暫時減少了許多傷亡,不過情況還是不容樂觀。

那些失去理智的人根本不懼生死,太難分開了。

每分開一個,都要耗費他們很大的力氣。

顧初暖冷聲道,"用長棍,強行把他們拔開,儘量彆跟他們硬打硬。

"

"是......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