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走開,快走開......你們彆過來......啊......"

雜亂的廝殺聲中,顧初暖隱隱約約聽到了音兒的聲音。

眼看這邊形勢暫時穩住,顧初暖對著二長老沉聲道,"你在這裡主持大局,我過去那邊看看。

"

顧初暖一指溫少宜關押的地方。

二長老本來脾氣就火爆,看到顧初暖不顧族人們麵臨生死大劫,還跑去關心那個天焚族的少族主,氣不打一處來。

"族長,究竟是我們玉族重要,那是天焚族那個狗東西重要。

"

"他不是狗東西,你嘴巴放乾淨點。

"

"你看看諾大的玉族,到處都是鮮血,到處都是屍體,這一切都是他們天焚族造成的......溫少宜他該死。

"

"下詛咒的是陳國公主,又不是溫少宜。

"

"族長,你變了,你是不是被那個男人給蠱惑了,我去殺了他。

"

"二長老,你眼裡還有冇有我這個族長。

"

顧初暖厲喝,對於大長老與二長老,她早就不滿了。

"我自然有,倒是族長,您這次出族一趟,都快忘記自己的使命了吧。

如果您早點讓易晨飛跟白錦跳下煉丹爐,融合龍珠,玉族需要死那麼多人嗎?易晨飛本來就是將死之人,如果再拖下去,等他死了,純陽之體的人便再也找不到了。

"

"啪......"

顧初暖狠狠甩了二長老一巴掌,警告道,"你講話給我小心些。

"

如果不是今天玉族麵臨生死關頭,她馬上就處理了二長老。

近處的族民們有不少人都聽到了二長老的話,一個個都露出驚訝的表情。

顧初暖看向不遠處的白錦,她正在極力分開男女,也不知道有冇有聽到他們的對話。

二長老非常不滿,可礙於她是族長,加上對她的尊重,以及玉族血咒爆發的關鍵時刻,他忍下來了。

顧初暖拔腿往小屋跑去。

遠遠的她便看到不少血咒發作的族民都在攻擊溫少宜。

這些族民武功都甚高,其中一個還是失去意識的三長老,溫少宜身受重傷,武功掉到一階,又被鐵鏈鎖著,行動不便,處處受製。

音兒血咒爆發,全身骨頭寸寸破裂,還是忍痛保護著溫少宜,不斷擊退那些族民。

奈何那些族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一群群的蜂擁而來,猛攻他們兩人。

玉族的人都痛恨溫少宜。

故而諾大的玉族,隻有這間小屋冇有人保護。

"轟......"

顧初暖人未到,掌力已然先到。

她一掌擊退不少族民,連三長老都被她震退幾步,險而又險的替溫少宜解了圍。

不然溫少宜就得當場慘死在這裡了。

不過......

事情發生得太突然。

音兒被一個不起眼的族民一刀捅向心口,洶湧的血瘋狂的溢了出來。

音兒一痛,全身彷彿泄了氣的皮球似的,無力的栽倒。

"音兒......"

顧初暖睚眥欲裂,扶住她倒下的身體。

溫少宜墨眉一皺,也冇有想到那個單純善良純真的小女孩為了救他,慘死在自己的族人手裡。

幾乎與此同時,花綺羅帶著冰族的人趕到。

看到音兒被捅了一刀,她惱怒道,"混蛋,你們居然殺了音兒妹妹,你們太可恨了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