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音兒......你怎麼那麼傻......我讓你保護溫少宜,又冇讓你替他擋刀子。

"

顧初暖拚命幫她止血,鮮血還是不斷自她身上溢了出來。

這一刀直中心口,根本無法醫治,今日又是音兒最虛弱的時候,隻需看一眼顧初暖便知道,無力迴天了。

音兒看到花綺羅等人趕到,一個個將三長老與族民們趕出小屋,嘴角綻放一抹放心的笑容。

她顫抖的從懷裡拿出一個玉墜,那個玉墜裡雕著一隻兔子,兔子栩栩如生,表麵已經被磨平,想來玉墜的主人經常撫摸它。

"暖......暖姐姐,這是我十歲生辰那天,你親自雕給我的兔子,你瞧,我一直留在身上。

"

"你若喜歡,暖姐姐以後每年都雕一個送給你,一天一個也可以。

"

"不用......我一個就夠了......姐姐,你彆難過,你要是難過,音兒也會難受的。

音兒知道你不想那個男的死,音兒很幸慶,能夠替你保護他。

"

溫少宜身上捱了不少刀,緊緊捂著傷口,對於音兒的話,他除了難過還是難過。

那個十幾歲的稚嫩少女,人生纔剛剛開始,卻因為天焚族飽受血咒折磨,最後還因為救他,被自己的族民給殺了......

他......欠她一條人命......

視線微抬,印入他眼簾的除了熊熊火光外,便是玉族自相殘殺。

那些男人要嘛雙止赤紅,失去理智,對著自己的妻兒老小與同伴們舉起屠刀,要嘛便是痛苦的抱著自己的身體,不斷髮出歇斯底裡的慘叫聲。

他們的身體從內而外,不斷腐蝕,疼得他們滿地打滾,有更甚者,腐蝕的濃水還從他們口鼻裡不斷溢位來,最後活活疼死。

再看那些女人,隔得許遠,也能聽到她們的骨頭寸寸破裂,發出咯吱咯吱的碎骨聲。

大人承受不住,小孩更加承受不住,孩童的哭泣聲,聲聲繚繞在他耳邊,久久迴盪。

"噗......"

溫少宜一口鮮血吐了出來,緊緊捂著自己的心口,疼得冷汗直冒。

他不是因為自己身受重傷,被砍多刀而心疼。

而是替那些無辜的族民心疼。

以前他一直以為血咒發作起來,會讓玉族的人痛苦不堪,卻不曾想到是這般的煉獄人間。

即便他是天焚族的少主,也替玉族感到悲哀與憤怒。

更替自己的祖先感覺到恥辱。

有什麼深仇大恨,可以禍延數十代的人。

"音兒......音兒......我的孫女,你這是怎麼了,誰捅你的,是不是天焚族那個王八蛋?"

百草長老急急趕來,看到自己的孫女倒在血泊中,差點昏死過去。

他的親人已經全死了,隻剩下一個孫女,如果他的孫女再發生什麼,他簡直不敢想像往後的人生該怎麼過。

"爺爺…對......對不起,音兒不能給您養老了。

"

"混蛋,我殺了你......"

百草怒吼,氣勢洶洶的殺向溫少宜。

音兒扯住他的袖子,激動的咳嗽出來,"不......不是他殺我的,是我......是我自願救他的......"

"什......什麼......"

"爺爺,你彆怪暖姐姐,也彆怪他,一切都是音兒自願的......暖姐姐,你答應我,替我好好照顧爺爺好不好......"

"爺爺年紀大了,他......他很孤獨......音兒最放不下的,就是暖姐姐跟爺爺了......"

"好......"顧初暖哽咽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