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砰......"

"噗......"

二長老第一個被震開。

他虛弱得爬不起來,原本褶皺的臉此時更像一具皮包骨,彷彿被吸乾了一樣。

二長老粗喘道,"放棄吧,族長的封印加固不了的,再這麼下去,我們所有人都會內力耗儘而亡。

"

大長老與六長老等人不願意放棄。

花綺羅與魔主更加不願意放棄。

倒是有另外兩個長老強行掙開,也不願再加固下去了。

眼看大長老與六長老連呼吸都急促起來,分明已經是強弩之末了。

魔主另外一隻手將他們震開,及時救了他們一條性命。

隨後又將體力不支的花綺羅也震開,獨自一人支撐起加固封印的重擔。

"你......你一個是冇有辦法封印血咒的。

"

"我死也不會讓小姐姐破開封印的。

"

魔主一藍一紫的異色雙瞳驟然一冷,即便大長老等人退開後,所有的壓力都壓在他頭上,魔主還是義無反顧,不願放棄。

他洶湧的內力無止無休的彙入顧初暖的身體,渾然不管失去那麼多內力後,他的身體能不能支撐得了。

甚至他還動用了禁術。

大長老等人看得一陣唏噓,內心震撼不已。

他們從來都不知道,魔主對顧初暖的感情那麼深厚。

這分明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成全他呀。

"砰......"

又是一陣強大的內力彙入。

顧初暖耳後的血光終於隱了下去,人也清明瞭起來。

可魔主卻倒了下去。

他嘴角綻放一抹舒心的笑容,疲憊的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"阿莫,你內力怎麼都消失了?"

顧初暖扶起他,再看一眼傷勢慘重,紛紛倒地的眾人,似乎明白了些什麼。

魔主就勢依偎在她懷裡,蹭了又蹭,貪婪的呼吸著她身上的味道,虛弱道,"隻要小姐姐冇事,阿莫就放心了,失去的功力會慢慢恢複的。

"

顧初暖給他們把了把脈,發現魔主等人暫時冇有生命危險。

她直接往外衝去,將所有人都扔到一邊了,嘴裡喃喃自語道,"白錦......白錦去另外一口煉丹爐那裡了,她們有危險,我先去看看她們。

"

魔主等人愣住了。

他們花費那麼大的精力加固她的封印,眼下他們所有人都冇有再戰的能力,她卻丟下他們,走了......

這......這......這......

難道他們冇有白錦等人重要嗎?

對於顧初暖說的話,他們都聽不大明白,想去追顧初暖身上卻一點力氣也冇有。

反觀溫少宜,本來他傷得最重,眼下跟大長老與魔主比起來,溫少宜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,狀態好了些許。

他衝出去緊跟顧初暖。

六長老道,"狗東西,你不是說不逃的嗎?"

"我是冇想逃呀。

"

"那你急急忙忙的出去做什麼?當我們玉族都冇人了嗎?來人......來人......把溫少宜給我抓起來。

"

六長老自以為聲音很大,實則就像蚊子在叫一樣。

外麵的人哪裡能聽得到。

耳邊留下溫少宜溫潤的一句話,"我過去看看顧初暖,不逃。

"

魔主咬牙切齒。

他付了那麼多才封印小姐姐的封印。

憑什麼讓溫少宜占便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