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算用爬的,他也不會讓溫少宜占便宜的。

思及此,魔主果然用爬的。

旁邊幾位長老全部看懵了。

誰來告訴他們,這個男人究竟是不是魔主?

堂堂魔主之主,居然跟一條狗一樣,手腳並用,一步步艱難的爬過去。

這這這......

如果不是事情擺在他們眼前,他們根本不敢相信。

難怪他們族長總是一口一個小奶狗叫著他。

就今天的爬姿,還真像一隻狗。

六長老吞了吞口水,愣愣道,"大長老,要不我們也爬過去,免得讓狗東西跟小奶狗亂來。

"

大長老與二長老等人紛紛瞪向六長老。

要爬他自己爬。

他們都一大把年紀了,外麵還有那麼多玉族弟子,要真爬出去,他們這張老臉還要不要了?

魔主不要臉,他們還要臉呢。

再說了,溫少宜傷得那麼重,憑他現在的武功,能對族長做些什麼?

至於魔主,他更不會做出傷害族長的事。

六長老討了個冇勁,不由把眼神望向花綺羅。

"綺羅姑娘,要不咱倆一起爬過去?"

"這......不大好吧......跟狗一樣的爬也太丟人了,傳出去以後誰還敢娶我?"

"魔主身份高高在上,他都敢爬,我們怕什麼?"

"這......好像也是。

"花綺羅咬了咬牙,一畫捨生就義的模樣,"為了暖姐姐跟白錦姐姐她們,算了,爬就爬吧,本姑娘豁出去了。

"

兩人說爬就爬。

一老一小爬得很吃力,卻爬得有模有樣。

玉族其他長老一邊運氣恢複功力,一邊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。

"快快快,追上魔主。

"六長老不斷喊著。

花綺羅拚儘了力氣,咬著牙不斷手腳並用,差點冇把她自己給累死。

在即將爬出煉丹室的時候,轉頭一看,六長老卻冇再爬了。

她訥訥道,"你怎麼不爬了?"

"這......我想來想去,我好歹也是玉族的六長老,跟條狗一樣爬出去,好像是有些難看,要不你先爬,我一會再出去。

"

花綺羅氣不打一處來,恨不得一個綺羅飛刀甩過去。

"你耍我是不是?"

"我哪敢耍你,我這不是......也要麵子的嘛......"

"你要麵子,我就不要麵子了嗎?"

"你是年輕人,丟點麵子沒關係,我一大把年紀了,要是......這也太難為情了嘛。

"

"你爬不爬,要是不爬,等我功力恢複了,看我不把你的鬍鬚都給拔了。

"

六長老使勁搖了搖頭。

他越想越不對勁。

這麼多長老都不爬,就他一個人爬,就算他平日再不要麵子,也不能這麼敗壞自己的名聲。

六長老怎麼也冇有想到,花綺羅居然不進反退,拉著他的手,一個勁的拽著他往外爬去。

"喂喂喂,你乾什麼,你有這個力氣,你不趕緊去禁地,你拉著我做什麼?"

花綺羅哪有什麼力氣,她全身功力都耗儘了,力氣也耗儘了。

隻是心疼暖姐姐跟白姐姐等人,這才爆發洪荒之力,勉強拖著六長老走。

她冇好氣的道,"我又不是玉族人,怎麼知道禁地在哪裡,萬一我又進不了禁地怎麼辦?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