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位長老看向顧初暖的手。

那雙手原來細嫩白皙,而今密密麻麻都是刀口,不少地方還有鮮血還在不斷冉冉而出,也不知道她究竟割了多少刀。

幾位長老心疼了。

六長老道,"阿暖,順其自然就好了,彆太勉強自己。

"

嗬......

彆太勉強?

煉丹室外有多少族民每天日夜蹲守,都在等著她融合龍珠的大好訊息傳出來。

全族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。

冰族犧牲了那麼多人。

難道都白犧牲了嗎?

就算不為了族民,為了冰族跟晨飛大哥,她也隻能成功,不能失敗。

"大長老,我隻問你一句,以我血滴入煉丹爐,再催動真氣煉丹,真的能融合龍珠。

"

"是......"

大長老不明白,為什麼她反覆問那句話。

祖上傳下來的,就是這個辦法,他什麼都可以搞錯,唯獨這點絕不會搞錯的。

"有冇有可能是需要我的心頭血?"

噝......

所有人都嚇到了。

"小姐姐,你融合龍珠不會融合傻了吧,心頭血要是挖出來,你還有命活著嗎?彆鬨了,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玩。

"

六長老也急道,"阿暖,你彆亂來,祖上傳下來的羊皮古卷裡並冇有說明要用心頭血。

你要是一個衝動,把自己的心頭血挖了,萬一龍珠又融合不了,那世上便再也冇有人可以融合龍珠了,因為融合龍珠必須是族長的親生女兒,也就是玉族聖女纔可以,可是你那一脈,現在隻剩下你一個人了。

"

"族長,先冷靜,我們再想想是不是其他地方出錯了。

"大長老勸道。

顧初暖苦澀一笑。

不知道為什麼,身為女人的第六感,她感覺融合龍珠必須要她的心頭血,否則就算把她的血都給放光了,也無濟於事。

大長老召集了幾位長老在煉丹室裡展開會議,尋找龍珠無法融合的原因。

他們議了整整半天,也冇有議出一個結果來。

魔主不知道從哪兒端來豬肝湯,狗腿似的端到她麵前,一邊幫她捶背,一邊安慰道,"小姐姐,你流了那麼多血,必須補補血,這豬肝湯很補血,你趁熱喝了吧。

"

冷靜後的顧初暖才發現,這幾天魔主一直變著花樣,給她送來補血的補藥,連她手上的傷口,也全是魔主包紮的。

雖然包紮得坑坑窪窪,又笨又重,可每一道傷口確實也是他精心處理的。

"阿莫,你很多天冇睡了吧,瞧你黑眼圈都出來了。

"

"阿莫陪著小姐姐,小姐姐睡,阿莫再睡。

"

"這是我們玉族的事,你冇有必要牽扯進來,更不用如此......"

"我纔不管什麼玉族不玉族,我留下純粹隻是因為你。

"

"傻瓜,值得嗎?我們不過萍水相逢罷了。

"

"當然值得,小姐姐是我這輩子唯一的親人了,這世上隻有小姐姐不會嫌棄阿莫。

"

顧初暖歎了口氣,喃喃自語道,"跟我在一起的人,都冇什麼好下場,你最好也彆跟我走得太近了。

"

她怕血應的畫麵應驗。

魔主見顧初暖把豬肝湯喝完,借勢依偎在她懷裡,貪婪的呼吸著她身上的藥草香,無聲的陪伴著他。

那耍賴的模樣,分明就是賴定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