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融合不了,我融合不了龍珠......"

軟劍被搶後,顧初暖無力的癱瘓在地,整個人徹底崩潰,壓抑在心裡的悲傷也宣泄了出來。

魔主緊緊抱著她,不斷拍著她的後背。

"你已經儘力了,大家都知道你已經儘力了。

"

"晨飛大哥死了,冰族好多姐妹也死了,整整一百零九人,就這麼冇了。

我不能對不起他們......可是我融合不了龍珠,為什麼......為什麼會這樣......"

魔主眼裡一痛,伸手將她臉上的淚水拂去,柔聲道,"就算你融合不了龍珠,她們也不會怪你的。

"

"小姐姐,他們不是為了玉族才自願獻祭的,他們獻祭隻是因為你這人。

如果他們知道你如此勉強自己,為難自己,他們也會難過的。

"

"那我該怎麼辦?我該怎麼辦......"

顧初暖茫然的看著兩口冒著火焰的煉丹爐,第一次感覺力不從心,無措無助。

"融合不了,我們便不融合了,或許這就是玉族的命。

"

也是她的命。

可他不會讓小姐姐一輩子承受血咒之痛的,就算付出所有,他也會把小姐姐的封印加固住。

認識這麼久以來,這是他第二次看到顧初暖哭。

一次是易晨飛跟白錦獻祭的時候,一次便是現在......

天知道看到她落淚,他有多心疼......

"砰砰砰......"

外麵傳來激烈的爭吵聲與打鬥聲。

門外有人急急來報,"族長,不好了,夜景寒跟太上長老打起來了。

"

一句話把顧初暖從崩潰的邊緣拉回來。

她抹了一把淚,離開魔主的懷抱,就算再怎麼無助與悲傷,也都被她掩藏在了心裡。

"太上長老出關了?"

"冇有,但是夜景寒突然闖到太上長老閉關的地方,強行把太上長老給請出來了。

"

他說的是請,可顧初暖與魔主都聽得出來。

這哪是請,分明就是逼。

魔主一拍大腿。

"失算了,又被夜景寒搶了先了。

"

本來他也想去強闖太上長老閉關的地方,把如何融合龍珠的事情詳詳細細的問清楚。

可他不放心小姐姐,隻能日夜不離的守護著小姐姐。

他怕他萬一離開些許片刻,小姐姐就做出什麼傷害自己的事情。

顧初暖問道,"現在呢......?"

"呃......這......應該還在打吧。

"

另一個族內弟子剛從外麵回來,他趕緊回答,"回族長的話,寒王跟太上長老冇有再動手了,幾大長老把寒王圍住,寒王放棄抵抗,自願被大長老等人抓了,如今跟天焚族的狗東西關在一起。

"

玉族稱呼溫少宜用的都是狗東西。

顧初暖怎麼聽怎麼彆扭。

關於夜景寒的所做所為,她亦能明白。

夜景寒應該是知道她一直融合不了龍珠,怕她傷了自己的身子,所以才強闖太上長老閉關的地方,把他給逼出來了。

魔主嘖嘖有聲,"把夜景寒跟溫少宜關在一起,也不知道玉族那些老不死的怎麼想的,這兩人在一起,還不打得翻天覆地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