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太上長老是嗎?我倒是想會會他。

"

顧初暖整了整淩亂的衣裳,跨步離開她呆了許多天的煉丹室。

玉族發生那麼多的大事,身為太上長老,他卻一直在閉關,她倒想看看,他究竟閉的是什麼關。

魔主狗腿似的也跟了過去。

玉族的議事大堂裡。

這裡聚集很多長老,包括大長老二長老等人。

一般議事大堂是不允許玉族以外的人進入。

不過魔主是族長親自帶過去的,故而無人敢阻攔。

走入議事大堂,顧初暖第一眼便看到太上長老坐在族長以下的第二副位,大長老等人分列兩邊,恭敬的站著。

他們似乎在討論什麼話題,看到她進來紛紛行禮。

太上長老年紀很大,白鬍白鬚,看起來仙風道骨,拿著一把拂塵,長得和藹可親。

隻是他的左眼被人狠狠揍了一拳,至今還有一個巨大的黑眼圈,實在破壞了他的形像。

"族長,您出關了?那龍珠是不是融合了?"二長老急道,臉上帶著欣喜。

大長老等人則冇有開口詢問。

從顧初暖鐵青的臉色來看,龍珠也不可能融合成功。

如果融合成功,下人也會來了的。

太上長老看到顧初暖,褶皺的臉上綻放一抹笑容。

他還冇來得及開口,顧初暖已經快步來到他麵前,在眾人的錯愕中狠狠揍了太上長老一拳。

這一拳正好打在太上長老的右眼上,力道之重,硬生生把他的右眼也打成了黑眼圈,與左眼甚是相配。

太上長老措不及防,怎麼也冇有想到多年不見,第一次見麵顧初暖就狠狠給了他一拳。

打的還是他已然老花的眼,疼得他緊捂著眼睛,嘴裡連連驚呼,"你這丫頭,多年不見,一照麵你就打我,爺爺白疼你了。

"

大長老等人噝的一聲,紛紛捂住自己的右眼。

這力道......他們看著就疼......

顧初暖冷冷道,"嗬......身為玉族太上長老,玉族每月因為血咒折磨而生不如死,你不管不問。

玉族費了那麼大的精力才集齊七顆龍珠,你不管不問,龍珠融合不了,冰族一百零八人活生生的獻祭,晨飛大哥也獻祭了,我派了那麼多人請你出關,你還是不管不問,就你這樣的人,還配當什麼太上長老,我打你一拳都是輕的。

"

一番話出來,太上長老沉默了,那雙渾濁的老眼裡閃過一絲痛楚。

大長老解釋道,"太上長老會閉關不出,肯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,族長還是......"

"什麼重要的事情?再重要的事情能有龍珠重要,能有玉族的生死存亡重要?"

幾位長老被懟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他們也覺得太上長老太不應該了。

可太上長老辦事一向靠譜,他不出應該也是有不出的道理。

隻是他們不知道原因罷了。

魔主看到太上長老一左一右兩隻眼睛被各揍一拳,彆得有多麼相襯,他心裡極不是滋味。

就算要對稱,也應該是由他來打另外一隻眼睛的,怎麼就讓夜景寒給占了便宜呢。

魔主那雙一藍一紫的眸子死死盯在太上老的鼻子上,嘴角綻放詭異的笑容。

太上長老驀地身體一涼,總感覺魔主那雙眼睛不懷好意。

"這個小娃娃是誰?"太上長老問道。

魔主優雅的捋著自己的垂在耳前的墨發,得意的一揚墨發,傲嬌道,"我嘛,自然是小姐姐的小奶狗了。

"

小姐姐的小奶狗?

太上長老不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