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"第八顆龍珠?"顧初暖挑眉。

玉族的長老還有祖宗傳下的手紮並冇有提到需要第八顆龍珠呀......

太上長老一改反常,整個人無力的歎了口氣,臉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"是啊,第八顆龍珠是最重要的一顆,就像一個人的心臟,缺了那顆龍珠,其他龍珠也不過隻是......"

"那第八顆龍珠在哪裡?我去找,隻要你彆告訴我還有第九顆,第十顆就可以了。

"

顧初暖一刻都不想耽誤。

太上長老搖搖頭,好半天才惆悵一歎,望著議事堂窗外,整個人充滿無力感。

"找不到的,永遠都找不到的。

"

顧初暖瞬間拉下了臉,心裡的火氣再次蹭的一下起來。

"老頭,你玩我是不是?我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玉族的太上長老。

"

"我倒希望自己不是太上長老,如此......我也不用揹負那麼大的重擔,日日提心吊膽的過日子。

"

他的話與表情讓顧初暖止不住深思起來。

一個人什麼都可以騙人,唯獨眼睛不會騙人。

太上長老的眼睛既無奈,又自責,那雙焦距的眼裡彷彿藏著一個秘密,而這個秘密已經困擾他很多年了。

"阿暖,融合不了血咒,玉族千百年來也這麼過了,龍珠的事,以後我們不要再提了,也彆再融合了。

"

"你的意思是......直接放棄了?"

"是。

"

"你說放棄就放棄,那我這些日子為了尋找龍珠,次次九死一生算什麼,晨飛大哥跟冰族姐妹的犧牲又算什麼?"

他不相信太上長老冇有見識過血咒發作時的慘樣。

他能做到放棄,她卻做不到。

如今夜景寒的血咒也被激發了,他每個月也要麵臨血咒的折磨。

她不想夜景寒往後的日子跟玉族其他人一模一樣。

"這些年來,辛苦你了。

"

太上長老想去摸顧初暖的腦袋,卻被顧初暖一把推開。

她冷冷望著他,句句充滿警告。

"我知道你肯定知道第八顆龍珠的下落,也知道如何才能真正融合龍珠,今天你若不告訴我,我就把玉族所有人全部屠殺了,自己再自儘,反正與其深受血咒折磨,最後活活疼死,或者被至親的人殺死,還不如自己自儘來得乾脆。

"

"我顧初暖說到做到,你若不相信,隨時可以試試。

"

太上長老皺眉。

顧初暖是他從小一手帶大的,她是什麼樣的性子,她怎麼會不清楚。

逼急了她,她什麼都做得出來。

隻是......

"我數到三,你若再不說,小心我把玉族徹底化為煉獄。

"

"一......"

"二......"

眼看顧初暖馬上要喊三,太上長老當即開口。

"你真想知道第八顆龍珠的下落。

"

"廢話,你看我的樣子,有那麼多閒功夫跟你瞎扯嗎?"

"好吧,我告訴你便是,第八顆龍珠便是你。

"

太上長老說完,身上的力氣彷彿被全部抽乾,無力的栽倒在椅子上。

顧初暖愣住了。

"第八顆龍珠是我?什麼意思......你先把話說明白。

"

"傻丫頭,你還不明白嗎?第八顆龍珠就是你,你就是第八顆龍珠,隻有犧牲你的性命,取出你的心頭血,纔可以融合龍珠,解開血咒。

"

太上長老眼眶一紅。

多年前,他們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,幾乎崩潰了。

這些年來,他一直在想辦法,看看有冇有什麼可以替代第八顆龍珠,又或者能夠取出阿暖的心頭血,卻不需要傷及她的性命。

可是他閉關那麼多年,還是想不出好的辦法。

想要解開血咒,必須要她的心頭血不可,而且還不是隻要她一兩滴的心頭血,而是整顆心臟裡的心頭血。

為了這件事,他愁白了頭。

他怎麼會不知道七顆龍珠已經找到。

又怎麼會不知道她一直融合失敗。

她著急,他更著急。

所以他隻能拚命的繼續閉關,繼續研究......

終於......

他研究出來了......

他可以傾儘一生修為,甚至犧牲性命,但也隻能保住她的一縷魂魄。

一縷魂魄並不能讓她複生。

隻能讓她的魂魄在世間得以存在......

後來......

夜景寒那小子強行闖進去,硬生生把他給逼出來了。

還狠狠揍了他一拳。

到現在,他的左眼還疼得厲害呢。

顧初暖雙腿一軟,無力的栽倒在地。

她身子顫顫發抖,血海的畫麵再次浮上腦海。

血海裡,她自挖心頭血,犧牲自己......

原來......

這些畫麵是真的......

故事的最後,就是她犧牲自己,成全玉族中人......

她早該想到的。

從易晨飛獻祭後,她就該想到血海的畫麵,都將是未來會發生的事情......

"丫頭,你臉色怎麼那麼難看?是不是爺爺嚇到你了?龍珠的事咱們不想了,以前怎麼過,以後我們還是怎麼過。

"

顧初暖苦澀一笑。

以前......

她不可能再回到以前了......

她現在害怕。

害怕血海的事情再一一應驗。

她怕跟肖雨軒雨中訣彆,一刀兩刀。

她怕司莫飛為了救她,一夜白頭,武功儘廢,容顏蒼老......

她怕自己殺了夜景寒......

她怕玉族的血咒解不開。

她什麼都害怕。

她不是一個膽小的人,可現在......

她隻覺得無助......很無助......

"丫頭......丫頭......你醒醒......爺爺剛剛是胡說的,你彆聽爺爺瞎說,走,爺爺帶你去吃你最喜歡吃的鮮花餅。

"

顧初暖猛然攥住他的胳膊,聲音沙啞道。

"你確定,第八顆龍珠就是我?為什麼會是我?"

"因為......因為你的血脈。

"

血脈......

所以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