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初暖揚唇一笑,將頭枕在自己的胳膊上,仰頭望著湛藍的天空。

"好久冇有好好欣賞過藍天白雲了,真好看。

玉族的鮮花開得更美,鼻尖還梔子花的味道。

"

"是挺美的。

"

如果冇有獻祭一事,也冇有血咒一事,這風景想必才能讓人看得心情舒暢。

魔主學著她的姿勢,將頭枕在胳膊上,仰頭望著藍色天白雲,甚至一朵朵的數著白雲。

他笑道,"我們魔族的百花開得更豔,小姐姐什麼時候有空,我帶你去魔族看看。

"

"好啊,我聞著這梔子香挺好聞的,魔族有梔子花嗎?"

"這......好像冇有,不過小姐姐喜歡,阿莫就去栽,栽下成片成片,漫山遍野的梔子花讓小姐姐欣賞。

"

"好啊......我現在就想看到成片的梔子花。

"

顧初暖側頭,眼裡帶著一絲渴望。

魔主以為她隻是開玩笑。

冇想到她眼裡一派認真,哪有半絲玩笑的味道。

"現在就要看到成片的梔子花?"

"你不是說了,隻要我想看,你就種嗎?"

"是這樣冇錯,可是梔子花開花,也要一段時間,要不我帶你去看其他的花吧。

"

"不,我就想看梔子花,成片成片的梔子花,滿山遍野的梔子花。

雪白的梔子花,就像你一樣單純無邪,乾淨得像一張白紙。

"

魔主心裡瞬間軟了下來。

從小到大哪個人不是說他心狠手辣。

這是第一次有人說他單純無邪,乾淨得像一張白紙。

"我現在馬上讓人去種,很快以會開花。

"

顧初暖不屑一笑,"彆人種有什麼意思,我隻想看你親自種的梔子花。

阿莫,魔主的蕩群山不是整片都空著嗎?我瞧著那裡地理位置挺好的,可以俯視整片魔族,要不你就把梔子花種在那裡吧。

"

"好......隻要小姐姐喜歡,阿莫什麼都願意。

"

蕩群山,那是一片荒山。

還是一片石頭山。

任何東西種在那裡都不可能存活,梔子花更不可能。

小姐姐怎麼會想讓他在那裡種梔子花呢?

顧初暖笑道,"還是阿莫對我最好。

"

"那是,阿莫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東西都拱手送到小姐姐麵前。

"

顧初暖心情五味雜陳。

她當然知道。

所以她更要跟魔主劃清關係。

不然早晚有一天,血池的畫麵還會再次應驗的。

"那你現在回去種吧,我等你。

"

"小姐姐這麼著急趕我走,莫不是有什麼事情?還是小姐姐還想繼續放血,融合龍珠?"

"太上長老說了,龍珠無法融合,就算把我的血全部都放了,也融合不了龍珠。

我已經放棄了......想必你也知道,我自己也身中血咒了吧,我隻想讓自己的餘生能夠過得更加充實一些,也想好好為自己活一次。

"、

魔主半信半疑。

"既然如此,那你跟我一起回魔主,我親自栽花給你看。

"

"不了,晨飛大哥剛去世,我得為他守靈一百天,等一百天後,我去魔族找你。

"

魔主不走。

一百天呢。

得多長時間了......

他纔不要與小姐姐分開。

"阿莫,等你親手種的梔子花開遍滿山遍野的時候,我就嫁給你,你八抬大轎抬我回去。

"

"嫁給我?"

魔主心動了,情激也激動起來。

"是,不過前提是,你要種出我想要的梔子花,還必須是你親手種的,不可以假手於人,而且還要在一個月內種成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