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死人了……”

“啊,傻子被鬼王打死了!”

“快去叫人啊!”

吵!

好吵啊!

誰死了?

什麼傻子?

這些人的聲音像蜜蜂一樣在嗡嗡叫。

不僅吵,葉蓁還覺得好疼,渾身上下到處都疼,意識深陷在一片濃重的混沌裡。

昏昏沉沉之中,葉蓁強忍著身體的不適,十分艱難地睜開了眼睛。

模糊的視線一點點的變得清明,她還冇反應過來,一瞬間就看到了眼前那一張奇醜無比的臉!

“好醜!”

葉蓁想也不想的就脫口而出。

此話一出,周圍的空氣頓時就凝固成冰,花園裡在場的人都驚呆了。

小傻子居然活了?

而且……而且……這將軍府家的小傻子,居然還敢罵凶神惡煞的鬼王好醜?!

這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?

圍觀的眾人瑟瑟發抖,額頭上都不在不斷的流汗。

他們總覺得這小傻子又要再死一次了。

空氣凝滯了幾秒鐘,死一般的沉寂裡。

渾身是血倒在地上的葉蓁,都還冇反應過來,她的脖子陡然就被一隻手掐住,狠狠地掐住。

“謝蓁,本王看你是在找死!”

男人的聲音冰冷而無情,聽在葉蓁的耳畔,就像是刀鋒一樣劃過。

她的脖子被掐住,呼吸不過來,一張滿是血汙的臉因為窒息而有些扭曲。

她隻能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這個男人,氣都不出贏!

對視之間,她看到了男人陰鷙而殘冷的眼睛,比毒蛇還要可怕。

謝蓁?!

轟然之間,葉蓁的腦子直接就炸開了。

無數種的畫麵像洪水爆發一樣,占據了她的腦海。

葉蓁傻眼了。

穿越了?

她竟然就這麼穿越了?她堂堂外科手術第一刀葉蓁,居然就穿了?

她的記憶還停留在她昏迷過去的時候,她一天做了好幾台手術,最後勞累過度的昏過去了。

可她怎麼就變成了謝蓁?

難道她就這麼過勞猝死了?

緊接著,另外一段陌生的記憶襲來。

她才明白,她是真的穿了,穿到了大周王朝這個叫做謝蓁的傻子身上。

這具身體是將軍府的嫡女,但是從小因為被抱錯了,一直流落在外。

這不久前才被找回來,因為是個傻子,在將軍府裡誰都不待見她,誰叫她又傻又蠢?

將軍府裡的人都喜歡那個高貴優雅的謝無雙,那個從小就頂替了原主身份的女人!

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。

可怕的……

是謝無雙和這個麵容奇醜無比的鬼王從小就有婚約,謝家人疼愛謝無雙,就想把謝蓁這個傻子塞給聲名狼藉,殘忍暴虐的鬼王!

從而保住謝無雙。

而且,這鬼王南宮胤,他身中劇毒,醜就算了,據說……他碰過的那些女人,活不過三個月!

臥槽!

葉蓁忍不住翻個白眼,她的手術刀呢?

她想捅死謝家這一群人,親生的還比不過一個養女嗎?

這還是不是人?

這哪是逼謝蓁嫁人,分明是去送死。

就在葉蓁覺得自己要被掐死的時候,那一臉殺氣的南宮胤陡然鬆開了她,嫌棄似的把她丟在地上。

“再敢往本王身上撲,下一次,本王殺了你!”

南宮胤丟下這句話,一甩黑色的袍子,走了。

“謝家想用你來搪塞本王,做夢!”

葉蓁又摔得頭暈眼花的,身體太疲憊了,半天都爬不起來。

“蓁蓁,你怎麼又闖禍了?你這麼不聽話,我要告訴父親。”倏地,一道溫柔似水的女聲響起。

葉蓁抬起頭,看過去。

來人一襲淺綠色的錦繡長裙,皮膚白皙勝雪,眉眼嫵媚而溫柔,周身上下都流淌著一股大家千金的貴氣。

她看葉蓁的眼神很柔和關切,可葉蓁卻咬牙切齒的!

腦子裡殘存的記憶告訴她,這位溫柔如水的姑娘就是謝無雙!

可謝無雙纔沒有那麼溫和無害,謝無雙生活在京城裡,會不知道鬼王最討厭女人了?

她騙癡傻的謝蓁去給南宮胤投懷送抱,不就是希望南宮胤一氣之下弄死謝蓁嗎?

謝蓁被南宮胤一掌拍飛了,撞在了石頭上,這不……

她纔來了!

放心。

從現在開始她就是謝蓁,既然她來了,她就不會讓謝蓁枉死!

“姐姐……疼疼……姐姐不要告訴父親。”謝蓁眼珠子一轉,裝出了一幅癡傻的模樣。

她初來乍到,還不熟悉這將軍府,最好的辦法,就是裝傻!

謝無雙眼底閃過一抹厭惡,很快就消失不見。

她上前,親自扶起了謝蓁,聲音溫和。

“姐姐在這裡,不要怕。”

“我們先下去梳洗一下。”

“失陪。”

謝無雙落落大方的向在場的千金小姐們行了一禮,帶著謝蓁下去。

圍觀的千金小姐們,有人發出感慨聲。

“你瞧,這謝無雙這一身的氣派,怎麼也比那個傻子更像是嫡女吧?”

“誰知道,這傻子纔是真的嫡女,哎。”

“鳳凰一朝變成野雞嘍!”

謝無雙遠遠的就聽到了這些話,一張臉都氣得綠了,剛纔是在人前,她不好發作。

現在,一看四下無人。

謝無雙撕下了那一張溫柔的麵具,反手就一巴掌抽在了謝蓁的臉上。

野雞?

她謝無雙永遠都是謝家的嫡女,她不會做野雞的!

野雞是這個癡傻的謝蓁!誰都不要想和她爭搶什麼!永遠都不可能!

謝蓁被打,猝不及防,唇角流出了血跡。

“你這個傻子,你為什麼不死?你竟然還有命活著,鬼王怎麼不弄死你呢?”謝無雙的眼睛裡閃爍著惡毒的光芒。

謝蓁若是被鬼王弄死了,鬼王還好意思求娶她嗎?

這門婚約,她死都不會答應的。

“嗚嗚……”謝蓁本想反擊,眼角餘光掃到不遠處走來的一行人。

雖然不認識那是誰,但是看那氣勢洶洶的模樣,她心底也有數了。

應該是聽說謝蓁出事了,過來找她的謝家一行人。

她頓時就收斂了怒意,她裝作害怕的捂著臉,難過的哭泣著。

這狗日的謝無雙!

來日,老子一定拿手術刀撕破你的臉!

“姐姐不要打我……不要告訴父親我闖禍了。”

“姐姐,好不好?”

謝蓁是最怕謝老爺的,謝老爺嚴厲起來,可以把人打死,也不帶一點留情的。

謝無雙還不知道有人來了,還想發泄自己內心的憤恨。

她一把拽住謝蓁的頭髮,“傻子,你要是不想我告訴父親你闖禍了,也可以。”

謝無雙眼中帶著嘲諷,掃過草叢裡的狗糞!

她得意地指著草叢的狗糞。

她道:“那裡是姐姐為你藏的糕點,你吃乾淨了,姐姐就不告訴父親了。”

“你還不快去吃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