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對。

被鬼王碰過的女人,活不過三個月就要死。

這不還是一個死的結局嗎?

謝蓁怎麼都是要死的。

許皇後卻聽出了另外一層意思,目光冷寒,“你要違抗本宮的懿旨?”

南宮胤無視許皇後的怒意,依舊道:“不敢。”

“隻是兒臣覺得,謝蓁已經是本王的人了。”

“就算是個傻子。”

“生是本王的人,死也是本王的鬼。”

這最後一句話,是南宮胤說給躲在他身側的謝蓁聽的。

他嘴上說著不敢,實際上話裡的意思卻是在挑釁許皇後。

這母子之間的關係,令人驚奇。

謝蓁死死的咬著嘴唇,心顫抖不已。

這男人就這麼小氣嗎?他以為她聽不出來嗎?

他在警告她。

借許皇後的手來打壓她,讓她明白自己的處境和身份。

而且,似乎還有另外一層意思,那就是她變成鬼,他也不會放過?

有必要嗎?

什麼深仇大恨啊!至於嗎?

她欲哭無淚,現在傻子也不好當。

不過,唯一值得慶幸的,是不管皇後的態度是什麼樣的。

至少南宮胤要保她。

她的小命是不是暫時安全了?

“好。”許皇後鳳眸眯起,“既然你執意要這個傻子做你的王妃,那本宮就應允你。”

“你們若是兩情相悅,本宮也做不出棒打鴛鴦那樣的事。”

許皇後停頓了一下,眼角綻放出冷意。

聽到這裡,一直提心吊膽的謝蓁總算是放心了。

就這麼放過他們了?

就這麼結束了?

謝無雙一臉的不可置信,連裝哭都忘記了。

謝蓁這賤人怎麼能又逃過一劫了?

老天爺都在幫謝蓁嗎?

許皇後道:“好了,事已至此便將錯就錯吧。”

“胤兒你身體不好,還跪著做什麼?快起來吧。”

“兒臣多謝母後。”

南宮胤聲音冷淡,徑直起身。

“聽管家說,你的舊疾又複發了,本宮看著你很是心疼。”

剛纔還對南宮胤一臉冷淡的許皇後又熱切的吩咐身邊的大宮女,“王爺好不容易入宮一次,你去把本宮讓人熬好的補藥端過來,給王爺補補身體。”

謝蓁腿軟,一時間起不來,她看著許皇後變臉這麼快,思維都快跟不上了。

而且,許皇後冇叫她起來,她不敢起。

她可冇南宮胤那個待遇。

不過皇後很奇怪。

剛纔還問罪親兒子,現在居然又送補藥了?

怎麼這麼奇怪?

“母後……那這個傻子……”南宮閔突然出聲。

許皇後眼神掃射過去,不怒自威,“太子你愈發的不成體統了。”

“你是冇聽到本宮說的話麼?將錯就錯,而且謝蓁是你皇兄的王妃,那便是你的皇嫂。”

“不可無禮。”

南宮閔那張臉,臉色冰冷得發青。

他堂堂太子,要叫一個傻子做皇嫂?

這個醜八怪,憑什麼?

“你和謝無雙的婚事,本宮也允了,指給你為側妃,如何?”

皇後又安撫了南宮閔。

“兒臣!兒臣……”南宮閔一時間都激動得說不出話了。

謝無雙更是高興得差點跳起來,皇後一直不肯指婚,無非是因為鬼王背後有個太上皇。

“好了,下去吧。”

許皇後溫柔地道,“你皇兄許久未曾進宮了,本宮要和他好好說說話。”

南宮閔和謝無雙歡天喜地的謝恩退下。

謝無雙經過跪在地上的謝蓁身邊,故意踩了一腳謝蓁的裙襬。

謝無雙壓低聲音,發狠似地說:“謝蓁,你等著,我遲早有一天要扒了你的皮。”

謝蓁裝傻讓她吃狗糞,這筆帳,她記著!

現在她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,太子側妃,那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美夢。

可如果謝蓁不回來,她就是正牌的謝家千金,太子妃的位置她也擔得起。

她會從太子妃變成側妃,這都是謝蓁的錯。

謝蓁就算三個月後要死,她也不會讓謝蓁死得那麼痛快。

謝蓁做癡傻狀,不理她。

想收拾她?

那就放馬過來。

很快椒房殿裡就隻剩下了她和南宮胤,以及高貴的皇後孃娘。

她跪了這麼久,腿都麻木了。

她趁著冇人注意的時候,瘋狂的給南宮胤使眼色!

開口為我說句話不成嗎?

南宮胤!

南宮胤低垂著頭,留給她一個側影,壓根就冇注意到她的示意。

就在她猶豫要不要悄悄的爬起來時,宮女端來了熱騰騰的湯藥。

“王爺請喝藥。”

宮女畢恭畢敬的把碗雙手遞給南宮胤。

南宮胤坐在椅子上,慢慢地抬起頭,淡淡地道:“讓母後費心了。”

他冇有去接這碗湯藥,眼底交織而過冰冷的戾氣和殺意。

謝蓁一直注意著他,看到了他眼底一閃而過的殺意,她差點以為是自己看錯了。

“你是本宮身上掉下去的肉,你深受病痛之苦,本宮作為你的母後費心也是應當的。”

許皇後眼神閃爍,慈愛地道,“怎麼不喝?”

“這補藥對你的身體有幫助,母後希望你身體康健。”

話落。

殿內是一片漫長的沉寂。

南宮胤冇有迴應,白皙修長的手輕輕的敲打著桌麵,他的薄唇也慢慢地勾起。

“喝。”

“既是母後費心讓人熬的湯藥,自是要喝的。”

言罷。

南宮胤伸出了手,準備接過碗。

日光透過雕花木窗深深淺淺的照耀在他的手上,陽光從指縫間流瀉而下,映照得他的手指白如美玉。

這一隻手,異常的乾淨白皙,骨節修長而纖細。

很漂亮,漂亮到像一個女人的手。

謝蓁內心哀嚎,臉毀容了,手長這麼漂亮做什麼?

造孽!

男人的指尖微微繃緊,這讓謝蓁感覺到了男人的情緒。

他在發怒。

謝蓁一直出神的盯著他,就在南宮胤剛剛接過碗,要喝的時候。

“叮叮叮!”

她腦子裡又開始響起刺耳的聲音,這聲音太大,來得也太突然,炸得她頭痛欲裂。

在她痛苦的時候,腦中的晶片又出現了一些救治人用的傷藥名字。

硫酸銅。

阿托品,氯解磷定……

出現的西藥都是催吐和解毒的藥!

為什麼南宮胤一接過碗就有這些藥準備出庫?

難道是這碗湯藥有問題嗎?

皇後給南宮胤喝的湯藥,有毒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