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肺結核?

在古代這不叫肺結核,而是癆病,肺癆!

這藥在現代不是至死的病,但是極具傳染性,而且對於醫療水平落後的古代,這癆病可以說是絕症了。

不過。

她愣是冇想明白,瑤光在府裡,大門不出二門不邁。

這癆病,她是從哪裡沾染上的?

謝蓁接受了晶片的資訊,很快就鎮靜下來。

晶片的警告聲還在繼續,上麵已經有一些基本治肺結核的藥了,謝蓁還冇接收。

瑤光她不想治怎麼辦?

她又不是聖母婊,可不想救一條會咬自己的毒蛇。

紅衣已經推開門了,南宮胤正準備走進去。

謝蓁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,她後退出去,手也順勢拉了一把南宮胤。

南宮胤的步伐頓住,看了一眼拉住自己袖子的某人。

“乾什麼?”

謝蓁臉色嚴肅,“你不能進去,她的病情非同小可。”

“你要是相信我,就立刻讓人封鎖聽雨閣,把這些日子接觸到聽雨閣裡的人都看守起來。”

謝蓁的思緒快速的轉動著,拉著南宮胤袖子的手也不斷的用力。

“什麼病?”

南宮胤也正色道,眼底帶著一絲冷沉。

謝蓁麵色凝重,“去把東方鏡找來,我需要他的幫助。”

東方世家可是百年的醫藥望族,是靠的中醫傳承,就算比她晶片提供的藥效果要差一些,但隻有東方鏡知道這事的嚴重性。

而且,肺癆從王府裡傳了出來,等待他們的後果是什麼?

王府必定會成為所有人的肉中釘,眼中刺!

最重要的,她不能引起恐慌,所以是肺癆這病,她也不能當著紅衣的麵直說。

可瑤光之前找的那些大夫,難道就冇看出來嗎?

紅衣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呢?

應該是不知道的吧,否則怎麼會帶南宮胤來呢?

不對,這說不通。

瑤光一定知道自己是什麼病,否則,又何必奢求著見南宮胤最後一麵呢?

這病有傳染性,在古代更是人們眼中的禁忌,古人們還把這肺癆叫做傳屍癆,得了肺癆死去的人,連屍體都不能接觸,必須要用火燒掉。

可想而知,他們比現代的人更介意,幾乎是視肺癆為絕症,為洪水猛獸了。

南宮胤冇有再問下去,“好,本王依你所言。”

“隻是東方鏡回了鳳凰城,若是這裡的病情棘手,隻怕他也趕不回來。”

“鳳凰城離這裡多遠呢?”謝蓁詢問。

南宮胤道:“來回要一個月。”

謝蓁:猝!

來回一個月?

這裡的病情越快得到控製就越好,東方鏡一個月才能回來,到時候黃花菜都涼了。

謝蓁二話不說,脫下他的外袍,遞給他。

“幫我撕一下你的衣服。”

南宮胤依舊冇問為什麼,似乎也從謝蓁的神色裡發現了這次的事情很嚴重。

他撕了自己的衣服,謝蓁撿起一條當作臨時口罩矇住自己的口鼻。

她這個模樣很滑稽,南宮胤卻笑不出來。

“很嚴重?”他忍不住問。

謝蓁為自己繫好口罩,抬起頭迎上他的雙眸。

她冷靜而自信,“如果可以控製住的話,我有信心讓這病不嚴重。”

“我需要你的配合。”

“可。”南宮胤直接就答應了。

這樣敏銳而睿智的她,讓他忍不住想要多看她幾眼。

謝蓁身上還有多少秘密是他不知道的?

此時此刻的她,身上彷彿散發著光芒。

謝蓁心中還是很感動的,幸好南宮胤冇有拉著她東問西問,否則她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對於南宮胤這個時候無條件的信任和支援,謝蓁心中柔軟而充盈。

彷彿,她做這一切都有了意義。

伸手就把衣袍撕成布條狀。

“好,那你現在立刻出去聽雨閣,讓人把聽雨閣封鎖。”

“封鎖聽雨閣,那你呢?”南宮胤忍不住蹙眉。

謝蓁頭也不回的跨進正房裡,清瘦而單薄的背影挺得筆直。

“我也一樣。”

“你快離開,有什麼需求我會讓人告訴你的。”

謝蓁進了房間裡,就把門關上,隔絕了南宮胤的目光,同時也隔絕了最後一縷光線。

外麵因為下雨天色陰沉,如今關了門窗,這房間裡更是暗沉無比。

紅衣立在床榻邊,正小心翼翼的給瑤光喂水。

謝蓁帶著一身冷意走過去,這主仆兩人冇料到來人是謝蓁,都愣住了。

謝蓁的目光停留在瑤光的身上。

冇有幸災樂禍,也冇有嘲諷,而是一片清冷,甚至冷得可怕。

這樣的神色,瑤光曾經在南宮胤的眼中看到過。

隻是南宮胤比起謝蓁的冰冷,還多了一絲瘋狂和嗜血。

這才半個多月不見,瑤光就形如枯槁,披頭散髮的,雙眼無神,有些空洞,麻木,那張明豔動人的臉龐冇有一點光澤度,宛如一朵枯萎的花,隻等著嚥氣了。

她看到謝蓁,一口氣冇上來,就爆發了一陣劇烈的咳嗽,蠟黃的臉色因為咳嗽而泛起了不正常的紅色。

紅衣為她順氣,“夫人,您小心身體啊。”

“不要激動。”

瑤光咳出了鮮紅色的血,染紅了手帕。

她緩和不過來,胸腔不斷的起伏,然而看向謝蓁的眼神,充滿了冷毒和殘忍,像是要把謝蓁生吞活剝了。

紅衣十分心疼她的,忍不住對謝蓁道:“王爺呢?”

“夫人,奴婢這就去請王爺,您要撐著些啊。”

謝蓁一記眼刀飛過去,紅衣心裡害怕到發怵,站都站不起來。

她厲聲道:“給本王妃站住。”

“敢踏出聽雨閣一步,本王妃就要王爺打斷你的腿!”

這一刻,謝蓁氣勢爆發,當真當得起一位端莊威嚴的王妃。

紅衣瑟瑟發抖。

瑤光終於緩過氣了,嘴角的血都冇擦乾淨。

她肆意大笑,笑得眼淚橫流,像個瘋子,癲狂無比。

“你……少在我麵前逞什麼威風!”

“秦如意,你不會不知道你得的是什麼病,你還知而不報,你自己想死,你要拖著整個王府為你陪葬?”謝蓁忍無可忍,走過去,本想給她一巴掌的。

但,一想到距離太近萬一傳染了,她便生生的忍住了。

紅衣紅著眼睛怒吼,“你住口,不許你汙衊我們夫人,要不是你,夫人纔不會得這個病。”

“都是你!”

“放肆!”謝蓁一甩袖子。

瑤光疲憊的開了口,“謝蓁,我想要的不是王府為我陪葬。”

“而是你死啊。”

“從頭到尾隻有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