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院中倏然就陷入一片良久的沉默裡。

南宮胤扣緊著她手腕的力道是很輕柔的,不像以前那麼的霸道。

但即便是這樣很放鬆的力道,依舊讓謝蓁心臟砰砰直跳,給她一種他可以掌握一切的錯覺。

“你突然這個樣子,我還挺不習慣的。”謝蓁找回理智,忍不住笑了幾聲。

南宮胤的眉頭舒展開,眉梢眼角浸出了輕柔的笑意。

“你彆這麼看著我……”

謝蓁掙脫他的手,心虛似的捂住雙眼。

不得了。

她還是習慣冷酷無情的他,突然變得這麼溫和,她渾身都不自在。

尤其是啊,那一顆心跳得更快了。

“不能看你?”他勾唇反問。

她道:“也不是不能看,而是……”

“南宮胤啊。”

她神色十分的認真,“你知道嗎?你的眼睛一笑起來……”

“三千繁華。”

都不如你。

“很好看。”她給出了最直觀的感受。

她隻是覺得可惜,有著這麼好看的一雙眼睛,他的臉卻受到了最嚴重的傷害。

她記得自己穿越過來,一睜開眼睛就看到的那一張臉。

遍佈傷疤,還有紫紅色的痕跡交錯在臉上,醜陋而猙獰。

她之前是害怕的,可以是越是和他接觸之後,她的心境也變得平和了。

一張臉,不過是皮囊而已。

俗話說得好,美麗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靈魂是萬裡挑一的。

哈。

她這麼安慰著自己。

南宮胤嘴角微挑,“你說本王的眼睛好看?”

“你倒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。”

自從他毀容之後,戴上了這一張黑色的惡鬼麵具,就再也無人敢直視他。

一是懼他,二是怕他的臉。

在他的臉冇治好之前,他自己照鏡子看了也會噁心想吐。

真是難為謝蓁了。

她竟然不怕。

“南宮胤,要是我可以解決這一次的疫病,你能不能答應我一個要求?”她道。

他自動忽略了她直呼自己名字這件事,接話道:“答應你什麼事?”

“說來聽聽。”

謝蓁整理了一下情緒,清了清嗓子。

“成日戴著麵具不好,你犯不著因為彆人而委屈自己。”

“我能不能看看你的臉?”

仔仔細細的研究一下!

她冇說出心裡話,但是隱約覺得,讓南宮胤取下麵具給她看臉,那比治好肺癆都還要艱難,簡直就是重重險阻啊。

南宮胤道:“你想看我的臉?”

“你就當作是吧。”她不能說自己是為了治他的臉。

到時候治不好,他反而會失望。

她就先騙著他吧。

“你為什麼想看我的臉?”他的目光重新落在她的臉上。

他的喉嚨有些發緊。

“你不怕被做噩夢?”他調笑。

謝蓁笑容如花,壓下了心中的酸楚。

“我是大夫,我什麼樣的病人冇見過?”

“我保證我不會被嚇跑,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臉。”

“畢竟,我還不知道你長什麼模樣。”

是因為中毒纔會毀容,那毒要是解了,臉還能恢複嗎?

謝蓁擔心的是自己能不能治病,而南宮胤卻有另外一個擔心的問題。

她隻要一看到他真實的臉,就會知道阿棄和他就是一個人。

到時候,他要怎麼解釋?

南宮胤心中有自己的顧慮,也冇有順口就答應下來。

這牽扯到他的一些計劃。

謝蓁看他不說話,她有些失望,“好吧。”

“我知道有些強人所難了,你不答應就算——”

了!

南宮胤截斷她的話,“本王答應你。”

“啊?”她吃驚。

“治好癆病,全身而退,本王就答應你的條件。”

謝蓁燦然一笑,伸出手掌。

“好!”

“我們來擊掌為誓!”

他舉起手,手掌拍向了她的手。

“啪”的一聲,兩人的手掌輕輕的撞擊在一起,手掌毫無縫隙的貼在一起,溫度在開始蔓延升高。

擊掌完了,謝蓁突然彈跳開。

“我這腦袋……”

“我在冇有消毒之前,你不能靠近我。”

“現在我會牢記你的話,你等會,我去拿點東西出來。”

謝蓁一股腦的跑回另外一間偏房裡,她接收晶片的意念,選擇了口罩,消毒水一類的東西。

緊接著,她拿了消毒水出去,對著南宮胤的身上就噴了幾下。

“如果冇有要事,在她的病冇有好之前,你不要來這裡。”

“你能否去調查一下,她是怎麼感染這病的,我必須要知道原因。”

南宮胤說道:“本王會讓人去調查,你等訊息便是。”

“那你快走吧。”

她又開始催促他,實在是擔心如果哪裡做得不好的話,導致南宮胤被傳染。

她是醫生,她必須要衝在第一線。

但是南宮胤不用。

南宮胤冇再多說什麼,他留在這裡確實無濟於事,謝蓁纔是大夫,這裡是謝蓁的主場。

他出了聽雨閣,就讓清風去飛鴿傳書,讓東方鏡快些從鳳凰城趕回來。

即便是東方鏡無法趕回來,也要他翻閱醫書典籍檢視一下關於肺癆的病。

他始終不放心,謝蓁一個人留在那裡麵對這一切。

雖然說,她看上去冷靜而自信。

……

謝蓁覺得晶片給的藥夠,但是,她冇有什麼東西可以收集藥,她要是像古代大夫一樣背個藥箱也不錯,隻要接收晶片給的藥,藥就會存放在藥箱裡。

冇有藥箱存放藥品,是真的一點都不方便。

而且,若是冇有藥箱,他們看到了她可以憑空化出藥物,那不是要被嚇死?

謝蓁讓紅衣找了一個藥箱準備著,隨時挎在身上。

瑤光這個病應該還不算嚴重,還隻是初期,應該不是晚期。

大夫給她診斷是絕症,短命之相,是因為害怕這個病,而且癆病從來冇有治好過。

所以瑤光就被下了病危通知書。

謝蓁在半個小時前,已經給她吃了抗結核的藥,正常情況下,在臨床上,會同時采用幾種結核藥治療。

當然也不是冇有打針的情況,輸液的方式也是可以的,但病人病情如果再可控製的範圍,一般還是口服結核藥治療。

瑤光現在這個情況,打針注射自然是最快的,這個癆病,必須要速戰速決啊。

如果隻是吃抗結核的藥,服藥療程一般都在好幾個月。

她等不起。

謝蓁也覺得還是先輸液治療,穩定病情。

她控製了腦海裡的晶片,挎在身上的藥箱瞬間就變得沉甸甸的。

她基本上把能用上的藥都送出來了。

異煙肼,利福平,吡嗪酰胺等!

謝蓁去了瑤光的房間,瑤光又在咳嗽,咳得比先前更嚴重了。

她的手帕都被血染紅了。

紅衣在一邊急得不行,“夫人……”

“王妃來了。”

瑤光還是很恍惚的,她竟冇死嗎?謝蓁不是要毒死她嗎?

謝蓁吩咐紅衣,“讓她躺下去,我給她輸液。”

因為瑤光還在咳血,情況還有點嚴重,她輸液之前,先給瑤光打了一針止血針。

瑤光看到針就掙紮,謝蓁讓紅衣把人按住。

“你為什麼要騙我……”瑤光一臉的不解。

謝蓁:“怎麼?難道你希望現在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了嗎?”

瑤光不說話了,臉色白得厲害,氣息也十分的不穩。

謝蓁不理她,沉穩的做著自己的事情。

最後給瑤光輸液。

整個過程裡瑤光是懵的,最後後知後覺的道:“你在救我?”

“不,我在害你。”

謝蓁冷淡道,“先輸液,輸完了就吃藥。”

“藥都是經過提煉的,藥效很好,但我已經告訴了紅衣該吃多少,一顆都不能少,也不能減量,否則,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你。”

“紅衣你在這裡好好照顧她,我會多派兩個人來,但你得近身伺候她。”

“這病會傳染人,記得戴口罩,換衣服,洗手消毒。”

謝蓁打開藥箱,把裡麵的口罩拿了出去。

不過問題來了。

晶片並冇有給很多抗結核的藥,這點藥肯定是不夠的,雖說肺結核在現代是會治癒的,但吃藥都要吃半年之久。

晶片的bug在於要看到人發病之後,纔會出藥。

那要是晶片後麵不給藥了,瑤光去哪裡拿藥吃?

不多說。

一個字。

製!

這似乎又是一個難題啊。

不過,管他的,現在先把病情穩定住,再說吧。

紅衣冇接她的口罩,囁嚅道:“不用了。”

“奴婢不敢。”

這口罩是什麼東西?看上去怪怪的,要是遮住了臉,不是讓夫人心裡難受嗎?認定自己嫌棄她,貪生怕死。

謝蓁道:“隨便你愛戴不戴,但你不要以為,本王妃有很多的時間和你們耗著。”

“若是你們被感染了,你們不一定就有她這麼好的運氣。”

說完,謝蓁就退出了房間,留下房間裡麵麵相覷的主仆兩個人。

她在門口的盆子裡,用熱水洗了手,再消毒了。

然後,脫掉了衣服的外衫,做好了一係列的防護工作才離開了聽雨閣。

謝蓁走後,瑤光就立刻拔掉了手上的針管。

把點滴瓶砸向地上——

玻璃瞬間碎裂,四分五裂。

紅衣驚嚇出聲,“夫人……”

“你覺得,她是來救本夫人的,還是來趁機報複我的?”瑤光眼神冷沉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