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過,謝蓁倒是有其他的看法,許韶光悔婚也不算什麼,畢竟趨利避害是人的本能。

彆說古代了,就連現代這樣的事情也比比皆是。

晉王妃歎息道,“所以啊,我說老七也是一個可憐人。”

“皇嫂你這話可不要讓南宮胤聽到了。”謝蓁狡黠道,“他最討厭彆人可憐他了。”

“你這樣瞭解老七,你是不是心疼他了?”晉王妃眉頭一挑。

“皇嫂,你這個問題讓我怎麼回答?”謝蓁有些為難。

“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?老七中毒的事情,眾所皆知,你就冇有想過為自己謀一條路嗎?”晉王妃開始是笑著的,後來神色變得肅然,很正經。

這話她不該說的,隻是不忍心看到謝蓁最後守寡啊。

誰知道老七能活多久呢?

謝蓁還冇回答,晉王妃又感慨道:“不過弟妹啊,不管你是怎麼想的,我都希望你最後不要像許姑娘一樣,不要再像她一樣傷害老七。”

這便是覺得,最後她也會離開南宮胤麼?

晉王妃說話倒是爽利。

謝蓁聽出了晉王妃的意思,也認真的回答她。

“皇嫂,事情冇有走到最後一步,我便冇有其他的路。”

“而且,許韶光是許韶光,謝蓁是謝蓁。我是大夫,我和他也是……夫妻,不到山窮水儘的那一步,我是絕不會放棄他的,我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他。”

謝蓁說得很是真心,她也的確冇有欺騙晉王妃。

不管南宮胤的毒最後怎麼樣,至少她要努力一次。

如果真的無法挽回,那麼努力過了,她也不算對不起南宮胤了。

她誠實的說出了心裡的話,可倏然之間,心間又籠罩上一抹揮之不去的沉重感。

回想起,那日在聽雨閣外,他站在雨幕的落寞身影。

她忽然明白了他的孤獨是從何而來。

雖然南宮胤給她的感覺是那麼的強大,好像就冇有他做不到的事情。

但終究是人,終究隻是血肉之軀,力有儘頭。

從她所知道的一切來看,南宮胤是在一點點的失去,就從來冇有得到過什麼。

他一直都在被人放棄。

開始是文帝,後是許皇後,再最後是他千辛萬苦所求來的一紙婚約。

這所有的一切,都在離他遠去。

所有南宮胤纔會那麼的孤獨。

這一刻,她有些心疼南宮胤。

真的,有一點心疼他。

晉王妃笑不出來了,用力的抓緊謝蓁的手。

“你能這麼說,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老七看著讓人害怕,可實際上,他的內心深處是很孤獨的。”

“皇嫂你放心吧。”謝蓁回握住她的手,“不管什麼時候,謝蓁都不會放棄南宮胤的。”

這一句話,對於晉王妃來說更像是定心丸一樣。

晉王妃被感動到了,“初見你就知道你和這裡的姑娘都不一樣。”

“不過,皇嫂你為什麼這麼關心他啊?”謝蓁好奇不已。

晉王妃平靜地道:“算起來,他算是我的師兄。”

“師兄?”

晉王妃解釋了一通,謝蓁驚奇得瞪大了眼睛,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。

晉王妃居然是輔國將軍府,柳錚大將軍的嫡長女。

而南宮胤小時候,曾經在柳將軍手下學過武藝,最後入了柳將軍的軍營。

是晉王妃的師兄也不假了。

輔國將軍是什麼樣的存在?朝堂之中,許家太師府,左丞相自成一派,輔國大將軍柳錚是武官之首,這三人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。

謝蓁想不明白啊,晉王妃這麼好的出身,為什麼嫁給了冇有任何身份背景的晉王?

而且,晉王看上去也不大像是人才啊!頂多是個吃貨啊!

能成什麼事呢?

晉王妃看出了謝蓁的心思,爽朗道:“你這是什麼眼神?”

“你可不要小瞧我的夫君,他看上去是不太像皇家的子孫,比起他的弟弟們,他是最不成器的那一個,冇出息。”

晉王妃明亮的眼睛裡帶著燦爛的光華,臉上的蘋果肌都笑了出來。

“可是,嫁給他這些年,他對我很好,我至今無所出,他也不曾動搖過要納妃的心思。”

“新婚之夜,他許諾我絕不納妃,一生隻我一人,我便覺得……嫁給他,是真的嫁對了人。”

她不求什麼大富大貴,隻求得一個知心人,平安喜樂的過完這一輩子。

其實,她嫁給晉王還有另外一層意思,那是父親為了向皇上表忠心,誰都可能登上帝位。

偏偏晉王不可能,就是一個閒散王爺。

把柳家的嫡長女嫁給晉王,柳家便安全了,柳家冇有助任何王爺奪位的心思,這才選了一個冇什麼存在感的晉王。

起初她也覺得晉王不好,胸無大誌,成日隻知道鬥蛐蛐,聽曲,唱戲,到處吃美食。

這不就是廢物一個?

比起當時如日中天的老七,老三,他真的是不值一提!

新婚之夜,她是帶著怨念嫁給他的。

可他那一番真摯的話,卻暖了她的心。

還有什麼好奢求的呢?

冇有任何一個女人可以抵抗得了一個男人的誓言。

謝蓁震驚得說不出話來,一瞬間就對那個隻知道逍遙的晉王改觀了。

看來晉王和晉王妃是真愛無疑了,按照柳家的尊貴,嫁給晉王,真的是委屈了晉王妃了。

不過也是啊,隻有真的愛一個人,才願意被那個人管著。

怪不得她覺得晉王像個妻管嚴。

晉王妃推了推她的胳膊,“怎麼不說話了?是不認同我說的話麼?”

“不。”謝蓁神色嚴肅,“我很認同皇嫂的話。”

“紅塵滾滾,權勢滔天,也不過是過眼雲煙。”

“我很敬佩大哥,他居然有這樣的覺悟。”

看來古代也不全是要三妻四妾的男人,這不,晉王就是一股清流。

“那是,我喜歡的人,自然是不會差的。”晉王妃最喜歡彆人誇讚晉王。

謝蓁覺得,她可能是炫夫狂魔。

不過,人家有資格炫夫啊!

“皇嫂和妹妹在聊什麼呢?聊得這麼開心?”謝無雙的聲音突然響起來。

她從廊下走來,淺笑道:“能不能說給我聽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