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快速的穩住身體。

“清秋!你怎麼了?”

“謝蓁,你對她做了什麼?”

謝如藍不知道從哪裡衝了過來,一把扶住了呼吸困難的謝清秋。

謝如藍扭頭看謝蓁,眼神宛若要殺人一般犀利。

原本花園裡的氛圍是很輕鬆和諧的,謝清秋突然發病,謝如藍這一指責,眾人都圍了過來。

她們的目光在謝蓁幾人身上來回,生怕自己錯過了什麼好戲。

“這是怎麼一回事?”

“這謝蓁到底做了什麼?怎麼把自己的妹妹都氣得發病了?”

“這人的心腸可太歹毒了,怎麼說也是她的妹妹吧?誰不知道謝家有個姑娘是病秧子,她就不怕把人氣死了嗎?”

“真的不知道邀請她來參加花會做什麼,這樣心狠手辣的人,就不配和我們站在一起。”

有人在指指點點的。

謝蓁眼神冰冷,走過去,一把推開了謝如藍。

“滾開。”

“你要是不想害死她的話!”

謝蓁快速的接過謝清秋,她把人扶到涼亭裡,讓謝清秋跪坐在墊子上。

“拿靠枕來!”謝蓁冷聲道。

這個時候,大家都已經慌了神,還是晉王妃眼疾手快的扯過椅子上的靠枕遞了過去。

謝蓁連忙把抱枕塞到謝清秋的麵前。

“把枕頭抱著,腰向前傾,慢慢地平複呼吸。”

謝清秋不疑有他,全部都照做。

可她還是很難受,謝蓁隻能上手,鬆了她衣領的兩顆鈕釦。

讓謝清秋的呼吸順暢一些。

圍觀的人看到了,更是愕然,“她在乾什麼?雖說這裡冇有男賓客,她怎麼能解謝小姐的衣服?”

“她該不會是要讓人家清白不保吧?”

謝如藍更是暴跳如雷,她纔不允許彆人傷害謝清秋,跑過去,就要拽開謝蓁。

“你給我放開她,我不許你傷害她。”

謝蓁沉著而冷靜,“你們都給本王妃閉嘴!”

“都給我退出去亭子外!”

這個時候謝清秋的呼吸已經不順暢了,這麼多人圍在身邊,反而會影響空氣的流淌。

彆說哮喘發病的謝清秋會緊張了,就是正常人也覺得人多了不舒服。

“我們纔不能走,我們走了,豈不是由著你傷害謝小姐了嗎?”

“對對,就是,不能走。”

“我們都要站在這裡監督她!”

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。

謝蓁覺得耳朵子都被吵疼了,她剛要發怒。

晉王妃下了命令,“都冇聽到七王妃的話嗎?她是在救人,你們誰再多話,誰就上去頂上!”

此話一出,起鬨的女眷們全部都後退了一步。

晉王妃眼神冷冷,“既然冇有七王妃的本事,那就按她說的做!”

晉王雖然冇出息,是個閒散王爺,但是晉王妃在京城裡還是有一定地位的。

她的話,眾人都會聽,也都退了出去。

涼亭瞬間就安靜下來。

謝蓁一直為謝清秋順氣,她早知道今天就把藥箱挎上了,要不然這會還能用意念化出吸氧瓶,讓謝清秋吸氧緩解一些痛苦。

那個東西目標太大了。

看來,以後她走哪裡都要把藥箱帶上。

謝無雙去接待十一公主了,親自帶著人過來。

她們一來便看到涼亭外站了許多的人,而涼亭裡的場景,讓謝無雙大吃一驚。

“參見十一公主。”

女眷們都行禮。

“都起來吧。”她徑直走向涼亭裡。

謝如藍看到謝無雙來了,連忙求她。

“大姐,求你快讓謝蓁住手吧,她根本就不懂得救治人,大夫都說了,清秋髮病的時候要躺著,她卻讓她這麼難受的跪坐著,她就是要報複我們!”

十一公主在路上碰到了顧懷生,這口氣還冇順呢,現在看到謝蓁,她也冇什麼好臉色。

十一公主自然也是借題發揮,“是這樣?”

“謝蓁,你還不快放開她!有本宮在,你休想乾壞事。”十一公主道。

謝蓁都懶得說話,蠢人一大堆。

她依舊陪著謝清秋,“聽我的,慢慢地呼吸。”

本就呼吸困難,躺著了,那不是更苦難了?

謝如藍搶話道:“謝蓁,你好大的膽子,連公主的話都敢不聽了?”

十一公主聽到這話,心中更生氣了。

她今天被一個百姓羞辱就算了,謝蓁這鄉野村婦也不怕她。

她要是不好好的收拾一下謝蓁,她公主的尊嚴何在呢?

十一公主的脾氣頓時就上來了,“謝蓁,本宮讓你放開她,你的耳朵是不是聾了?你聽到了冇有?”

謝蓁簡直都想破口大罵了。

這什麼傻逼公主!

她還是不理她。

晉王妃想要上前說話。

十一公主的怒火已經到達了頂峰,她一張臉都漲得發紅,再也忍耐不了謝蓁的無視。

十一公主憤怒之下,順手端起桌子上的茶杯,就那麼砸向謝蓁!

謝蓁是跪坐在謝清秋身側的,這茶杯扔過來,隻會砸到謝蓁。

眾人驚呼,連晉王妃都吸了一口冷氣。

“十一住手!”

晉王妃已經喊得太晚了,十一公主已經扔出了茶杯。

謝蓁一心關心著謝清秋的情緒,都冇注意到這邊的動靜。

等她注意到了,回頭一看——

一隻茶杯徑直朝自己的額頭砸來!

她內心是一萬個臥槽!

眾人都不忍心看了,心想這茶杯砸過去,說不定得毀容。

然而。

就在千鈞一髮之際,一道月白色的身影,動作迅速的從涼亭一側疾步奔來,動作矯捷如草原上的獵豹。

那身影,擋在了謝蓁的麵前。

身影清直而板正,猶如亭亭的翠竹。

茶杯,砸在了他的下巴上,繼而跌落在地上,碎了一地。

茶水也浸濕了他的衣服……

這人的出現是所有人都冇想到的,包括謝蓁自己。

疼痛冇有到來,倒是她的眼前多了一抹身影。

她有些恍惚,這身影有些熟悉。

十一公主看到下巴被砸傷的人,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。

繼而,她眼中怒火更甚,宛若火海!

“是你!”

“來人啊,把這個人給本宮拖下去砍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