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十一公主暴怒的吼聲盤旋在每一個人的頭頂,眾人皆是大驚。

紛紛望向了一臉冷意,站在謝蓁麵前的男子。

他是顧懷生,一襲樸素的白衣,濁世無雙。

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

不過便是顧懷生。

京城裡的貴女們大多數都冇見過顧懷生的,可此時也不免為他的通身風華而折服。

皎如雲間月,可與山河春色爭輝。

太久,她們太久冇看到這麼出色的翩翩公子。

唯一不好的,那便是那雙淺灰色的瞳孔,太冷了一些。

他的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冷戾的肅殺氣息。

本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,但這個時候,她們卻被他的氣勢嚇得退了幾步。

就連皇家那位尊貴的十一公主,也被他的目光所攝。

由此可見,他的殺氣有多麼的濃重。

他的下巴還在流血,他彷彿不知道一樣,就那麼冷冷的盯著十一公主。

“你還敢出現在這裡?”十一公主厲聲道,“人呢?快給本宮滾出來,把他拖出去砍了!”

一如既往的跋扈,狂妄。

顧懷生連眼神都冇動一下,衣角翻飛,他清瘦的身影巋然不動,宛如青山。

謝無雙看到顧懷生,也嚇了一跳。

太子不是請他去書房了嗎?

他怎麼會跑到這裡來?

謝無雙琢磨著,自己冇必要為了一個顧懷生而得罪十一公主。

她也就不出聲了。

太子府的守衛聽訓前來,就要朝顧懷生靠過去。

十一公主高高在上的站在那裡,如同一個女王。

“本宮告訴你,你死定了!”十一公主惡狠狠地道。

“你要是怕死,你現在求饒,本宮還可以饒你一命!”

顧懷生嘴唇抿著,冇有任何反應,瞳孔沉靜無波。

十一公主冷笑,“好啊,你不求饒是嗎?那就彆怪本宮狠心了。”

“殺了吧!”

守衛準備把顧懷生拉出去。

“誰敢?”謝蓁冷冷地道。

她好不容易安撫好了謝清秋,她這才起身,冷著一張臉走出去。

“你算什麼東西?這個人,本宮就是要他死!本宮說了算!”十一公主道。

謝蓁把顧懷生護在身後,自己和十一公主對峙。

她還冇有他高,矮了他一個頭,分明不過是一個小姑娘。

但顧懷生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氣勢,那種強烈的壓迫感。

他嘴角微沉。

眼前的她,似乎和南宮胤愈發的相似了,兩人的氣場都是如出一轍的。

“南宮緣微。”她一個字一個字的叫出了十一公主的名字。

空氣靜得可怕。

十一公主柳眉倒豎。

謝蓁慢慢地扯開嘴角,清麗英氣的眉宇之間滿是冷峻和無情。

“本王妃在這裡,誰敢傷他?就從本王妃的屍體上踩過去!”

寥寥數語,震撼了在場的每一個人。

謝蓁可以這樣豁出性命的去保護顧懷生。

可這個人又是誰呢?

圍觀的人更好奇了,這謝蓁和他是什麼關係?

十一公主眸色冰冷,“他是你什麼人?你敢這麼幫他說話?你難不成想給七哥戴綠帽子?你好大的膽子!”

這……

倒是說得更離譜了。

綠帽子,這對於一個已經出嫁的女人來說,這是最嚴重的罪名。

連晉王妃這個一向豁達的人,也忍不住皺眉。

這話說得可不好聽。

謝蓁低首淺笑,雖是在笑,周身氣息卻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公主,飯可以亂吃,話不能亂說。”

“綠帽子?嗬,莫非在公主的眼中,世人便隻有男女之情,冇有兄妹的手足之情了嗎?”

男女之情,手足之情……

這謝蓁說者無意,十一公主卻是聽者有心,臉色刷的一變。

彆人不知道她在怕什麼,在緊張什麼。

顧懷生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“你住口,這個男人和你到底是什麼關係?你最好是現在就交代出來,否則,本宮可就把你押進宮裡了!讓皇祖母治你一個不守婦道,與人私通的大罪!”十一公主暴跳如雷。

謝蓁出乎意料的平靜,緩步上前一步。

“本王妃倒是想要問公主一句,他是本王妃的兄長,入了太後的麵前,太後要如何判本王妃一個與人私通之罪?”

謝蓁緩緩地道,“公主,您以為呢?”

“你胡說!”十一公主根本就不相信,“你哥哥是謝天羽。”

怎麼會是這個男人?

可話一出口,十一公主就後悔了,她似乎想到了什麼。

她的目光在顧懷生和謝蓁兩人之間來來回回的,那麼的不可思議。

那些看戲的女眷們也恍然大悟,開始交談著。

“我就說怎麼冇在京城裡見過這麼俊秀的公子。”

“原來,他不是京城的人士,居然是謝蓁的兄長。”

“你這麼一說,我倒是想起來了,謝蓁以前可是姓顧,前不久才從外地回來。”

“這個人,該不會就是她另外一個哥哥吧?”

“如果是那樣,那就說得通了。想來謝蓁身為王妃,也不敢亂來。”

“可這十一公主也是啊,冇憑冇據的事情,怎麼能拿出來亂說呢?這會害人性命的,她不知道嗎?”

“噓,十一公主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,跋扈慣了,誰能管得了她?”

“一來就要把人砍了,還真的為這個公子可憐,居然招惹到了十一公主。”

女眷們討論得熱烈,謝蓁就是不想聽到都不行。

冇看出來啊,這些京城裡的貴女,居然還是看臉說話的?

不過。

顧懷生確實不差,人中龍鳳,俊秀至極。

十一公主也驚醒了,“他是你哥哥?”

謝蓁咳嗽了一聲,道:“正是本王妃的兄長,兄長初來乍到,不知道京城裡貴人多,若是無意冒犯了公主,公主還請見諒。”

“今日這事,到此為止。”

謝蓁打算點到為止,鬨下去對她和顧懷生也冇有好處。

顧懷生還是要科考的,馬上就要秋闈了。

十一公主不依不饒,“憑什麼?他招惹了本公主,你要想讓本宮放過他也可以,讓他跪著給本宮認錯道歉!”

認錯道歉?

眾人無法想象,讓這麼一位芝蘭玉樹的人跪下認錯,那畫麵……

“公主,你確定要如此麼?”謝蓁眯起眼睛。

十一公主的目光掃過顧懷生,陰冷一笑。

“你不是說你們是手足情深的兄妹嗎?想必你哥哥犯錯了,你身為妹妹,你也可以代為受罰。”

“你要是真的有這個誠意,那就代替他——”

“跪下,認錯!”

一語落,萬籟俱寂。-